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言情  »  师生-梦一场
师生-梦一场
一出校门口,就下起倾盆大雨,我躲到屋簷下,撑开自己那把小小的伞,感
觉寸步难行。
  一阵机车声从身后传过来,随后停在我身边。
  是我们班的助教老师,不到三十岁,长得有点憨厚呆萌,眼睛小小的,但性
格又很幽默直爽,为人温柔。
  这一阵子教授身体抱恙,一直都是他在给我们代课。
  我对他确实有不错的好感。
  「方同学,你还不回家啊?是不是雨太大了走不了?」
  「雷老师,你还没走啊,」
  我说,「这雨来得太突然了,我要等一下才能走了。」
  「你要去哪?我带你到地铁站?」
  他问。
  「这样可以吗?你方便吗?我去大学站就好。」
  我有点惊喜。
  「可以啊,你上来,但是要委屈你躲在我雨衣里一下。」
  他笑了,是助人为乐后那种开心的笑容。
  我坐上机车,把自己的小身躯罩在他的雨衣下,有点热,有点闷,但雨下这
么大,目前这是唯一的方法。
  「你可以抓着我的衣服,不用怕,我骑车很安全的。」
  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透过雨衣,显得有点遥远。
  「好,谢谢你。」
  我说。
  很快,就感觉到机车在行驶。
  有一阵子我们都很安静,只听得到外面雨点的声音。
  大学站本来就是为我们学校建的,很快就会到了。
  我一度以为,他不会再跟我讲话。
  可没想到,快到的时候,他突然问我:「小夏,你家住在哪啊?」
  他不再叫我方同学,而是直接叫我的名字。
  「雷老师,我住学校宿舍啊,在A区的那个楼。」
  我们学校并没有宿舍区,只有一些宿舍楼分散在校外。
  A区那个是条件比较好的一栋,有许多单身公寓,听说校内很多老师也会租
那里。
  「……我也住那栋啊,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你?」
  他愣了一下,说道。
  「真的假的?我住8楼啊,817号!」
  我心仪的老师竟然跟我住这么近?内心一阵狂喜。
  「我住你楼下,在603,」
  他说,「那我直接载你回去不就好了……我好像跟你聊得都已经骑过了地铁
站。」
  「好啊,谢谢你!」
  我整个人躲在雨衣里,根本看不到外面,但感觉时间过了蛮久,猜到他是不
小心骑过了。
  此时坐在他后面,由於雨衣的窄小,整个人不得不贴在他的后背上。
  刚开始我还有点不好意思,努力保持小小的距离,就算喜欢他,也碍於师生
情面不能怎么样。
  可就在刚刚,因为聊得有点放松,整个人已经情不自禁地贴了上去,原本小
心翼翼抓着他衣角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直接抱在了他的腰上——当然还是轻
轻的,但姿势已经有所改变。
  由於知道了大家都住在一栋楼里,自然也开始聊了起来。
  比如周边有什么好吃的,哪一家奶茶店最好喝,去哪个超市买东西最划算…
  …我从来没想过会和自己的老师聊天这么轻松,哪怕他其实只是个助教。
  而我的双手也在不知不觉中越抱他越紧,还因为坐累了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
导致我整个胸都贴在他的后背上。
  「雷老师,你下班都这么晚吗?不用去接女朋友喔?」
  我试探地问道。
  「今天走得比较晚而已,你们班不是才交了论文吗?我在帮教授看啊。我跟
我女朋友没有住一起,她在隔壁城市上班,我们周末才见啦。」
  他回复得很完整,我听到了所有想听的资讯。
  唉,他有女朋友了!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他下面好像有了变化。
  可惜很快他就已经骑到了宿舍楼下,我迅速从雨衣下钻出来,大口呼吸新鲜
空气。
  他见我这样,抱歉地笑了笑,说没想到大家住一个楼,也没想过要让我在雨
衣下憋这么久。
  我赶紧跟他道谢,然后迅速上楼去洗漱了。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我竟然收到他的短信:「小夏,我从你们班资讯库里找
到你的手机号,你吃饭了没?要不要我叫个外卖一起吃?」
  我很惊讶他竟然专门去找了我的号码,但想到他也提过在这栋楼里没什么认
识的人,也许就是想找个人一起吃饭而已。
  ……还是说,早先我感觉到他下面有变化,不是我的错觉?可是,他又有女
朋友了,好像相处得还不错。
  我想了想,虽然有点难过,觉得还是算了,而且下大雨,我有点着凉,想赶
紧钻进被窝睡觉。
  「不用了,我有点着凉,想早点休息了,谢谢你。」
  鬼使神差,我还是告诉他『我有点不舒服』,但是真的困了,放下手机就去
睡了。
  这一夜,我做了个春梦。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门口的声音吵醒的。
  迷迷糊糊中,还想回去做我的梦。
  我跟前男友分开已有两年,这期间都是靠自慰来解决自我需求,难得有一个
春梦,不能放过。
  但门口的声音,好像跟雷老师有关。
  我下床走到门口,从猫眼看出去。
  果然是他。
  从猫眼中看,他好像在我们这边走来走去,徘徊着,不知道干嘛。
  刚刚路过的可能是认识的人,打了个招呼。
  这时又走过去一个老师,也跟他打招呼:「雷老师,来我们这层找人啊?午
饭吃了没?」
  他笑了笑,点点头,好像有点心不在焉。
  原来已经中午了,??@ ?睡到中午,还做了半个春梦,我喜欢的男老师站
在我门口徘徊。
  我下意识地去摸了摸我的内裤,是湿的。
  我继续盯着猫眼,想看看他还有什么举动。
  没想到,这次却看到他站在我门前,犹豫了几秒,还是敲了我的门。
  我低头看看自己,穿着一条吊带睡裙。
  於是我回身拿来一件居家服,当做外套穿在外面,喊着:「来了来了!」
  过去开门。
  「雷……」
  不知为何,打开门看到真实的他,我还是有点惊讶,活生生把「老师」
  两个字吞了下去,「你找我有事?」
  「我……我其实不知道你在不在家,想到你昨晚好像没吃饭,去打包了你昨
天说喜欢吃的那个牛肉麵,看看你吃午饭了没……」
  他提了提手里的袋子,依然犹犹豫豫地,好像在做一件不该做的事情。
  平时直爽的他,现在是怎么了?但下一秒,我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是被他
想着我没吃饭而特意去买我爱吃的面而感动了,还是被不久前的春梦洗了脑。
  管他有没有女朋友,是不是我的老师,此刻我只觉得「老师」
  这个身份对我更加有禁欲般的诱惑力。
  我伸手捧过他的脸,亲了上去。
  但我亲了他只有一秒,忽然想到自己还站在走廊上,中午时间,或许会有人
走过。
  但就只有这一秒,两人之间的气氛已经变得有些暧昧。
  我接过他手里的打包盒,拉拉他的手,跟他说,先进来吧。
  他走在我后面,非常细心地替我锁好了门。
  我把打包盒放在茶几上,随手脱下了外套,转身看到他,两人不约而同地靠
近彼此,他抓着我的肩膀,我依旧捧着他的脸,天雷勾地火般,狠狠地接吻。
  我吻了他几秒,手已经离开他的脸,不安分地往下摸。
  我开始动手解他的皮带,那一瞬间,他有一点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开始
把我的吊带往下扒。
  我牵引着他,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我往后仰躺下,他压在我身上,已经把睡
衣拉到胸下,嘴巴逐渐从我的脸往下,吻过脖颈,然后一口咬住我的乳头吮吸起
来。
  我的乳房向来非常敏感,尤其是乳头,被他一舔弄,立刻整个人酥软下来,
口中一点一点发出呻吟。
  我想要脱他的衬衫,但他的头在我胸前,我十分吃力。
  在不断的呻吟中,我努力地吐出一句话:「嗯……嗯……雷,你的衣……服
……帮我……脱掉……」
  他听见了,站起来,抬起头来深深吻我,手没有停,快速解掉衬衣的纽扣。
  可我等不及,双手拉住他的衣服,剩下的几个纽扣被我一把扯开。
  我趁机拉下他的裤子,看到了已经撑起一大块的内裤。
  我已经意乱情迷,未完的春梦已经让我性奋,而我喜欢的老师又正好在敲我
的门。
  我隔着内裤,不住地摸着他的鸡吧。
  我抬着头,看着他,发现他正含情脉脉地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欲望。
  我癡癡地看着他,笑了笑,小声说道:「雷,我要吃你。」
  我动手脱掉他的内裤,早已硬了的肉棒弹出来,在我面前。
  我迫不及待地抓住,放进嘴里,享受地吮吸起来。
  他一定是很享受的,手指胡乱地在我头发间穿梭,有满足地低吼,还叫着我
的名字:「啊……小夏……小夏……」
  他的声音低沉而诱人,我舔得更加用力。
  我吐出他的鸡吧,舌头灵巧地在肉棒上来回舔着,时不时用牙轻轻咬咬,他
立刻有些许颤抖。
  我把他的鸡吧当做世界上最好吃的棒棒糖,快乐地吮吸着,舌头也快速地舔
弄着他的马眼。
  「唔……唔……」
  我发出一些享受的呻吟,断断续续地跟他说话,「雷……你的……鸡吧好好
……吃……我……喜……欢吃……」
  他很兴奋,一把搂住我的头,我吞吐得更加卖力。
  很快,他问我:「夏,你有没有避孕套?」
  我停下来,想了想,好像没有。
  两年都没有过男人,全靠自己,我怎么会想到今天他来我家?「我,我也没
带……」
  他已经爽得涨红了脸,在我眼里格外可爱。
  我在沙发上躺下来,他立刻扑上来拉高,扯掉我的内裤。
  我张开腿,抓着他的鸡吧就想让他进去。
  他有些被动,都靠我的牵引。
  他伸手扶着他的肉棒,龟头顶在我的阴蒂上蹭来蹭去,弄得我好痒。
  他始终有点犹豫,又说了一遍:「小夏,没套……」
  我再次伸手,抓着他的手,要把他的鸡吧往里送。
  我的脸发烫,想要他想得快疯掉。
  我呼吸有点急促,感觉额头都是汗,声音小小的,有力无气:「雷,求你,
进来,我想要你……」
  这下他也被情欲击中崩溃,一用力,整根肉棒进入我的身体。
  这也是我第一次被男人无套进入,还是在我眼里无比可爱又性感的雷,身为
我的助教,这种突破禁欲的感觉,让我越来越性奋。
  「啊……」
  两年没有过真正的性爱,让我的小穴紧致了许多。
  还好已经很湿润,让雷的进入还算顺利,但小穴突然之间被撑开,让我还是
有些不习惯,一下子脱口叫了出来。
  雷立刻停止了动作,俯身下来吻我,着急地问:「小夏?你还好吗?」
  我简直是立刻被他温柔的举动所感动,内心的欲望和情意越来越高涨。
  「没事……我太久没做了……」
  我回吻他,说道,「雷,你的鸡吧好粗,好大……撑得我满满的……好舒服
……我空虚了好久……」
  我情不自禁地把手挂在他的脖颈上,睁大眼睛看着他。
  他的手撑在沙发上,我慢慢地亲了上去,轻轻地吻着他的手臂。
  「小夏,你弄得我好痒……」
  他动了动手,但鸡吧始终静静插在我的穴里,等我适应。
  「雷……我想要你……我要你操我……操我吧……」
  我的声音很低,带着渴望。
  雷用手举起我的大腿,有力地托起我的下半身,开始了抽插!久违的快感席
卷而来,我感觉意识已经离我越来越远。
  此时,我紧闭着双眼,双手胡乱地抓着自己的乳房,嘴巴情不自禁地大大张
开,喘息,呻吟……「啊……啊……啊……啊……」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想大喊,可是叫声有点大,我下意识地闭紧嘴巴,呻
吟声立刻变了:「嗯……唔唔……嗯……嗯……」
  恍惚间,我听到雷的低吼,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还更加用力了!他对我说:
「小夏,叫出来,不要忍,叫出来……」
  强烈的快感让我再也憋不住了:「啊……雷……我是你的……我听你的……
啊……雷……好爽……你干得我好爽……操我……用力……操我……啊……雷…
…我要你……我只想让……让你干我……」
  我紧闭着双眼,嘴就这么张着,我听见我淫荡而满足地叫床声,还有连绵不
断的娇喘。
  很快,久违性爱的我得到了第一次高潮。
  「嗯~~~嗯~~~~~啊~~~~~啊~~~~呜~~~~」
  高潮到的时候,我的呻吟听上去有点像哭声。
  而事实上,我确实有点想哭,太爽了,太幸福了。
  雷知道我到了,慢慢停下来,把他的鸡吧抽出来,把我抱进怀里,不停地吻
我,还低下头去吸我的乳头,弄得我痒痒的,春心荡漾,紧紧地抱着他。
  「高潮了,舒服吗?」
  他依旧很温柔,暖暖的身子包裹着我。
  我「嗯」
  了一声,带着一点软软的哭腔。
  「你哭了?怎么了?」
  他立刻抱紧了我,用手轻轻勾着我的下巴,让我抬起头来看他。
  「我觉得我很幸福」
  结果我笑了,往他怀里蹭了蹭,「我两年没做过爱了,你是这么久以来第一
个操我的人。」
  我故意说得有点骚,「我没想过我们会做爱。其实我好喜欢你,也不知道什
么时候开始的,但有一阵子了,可能是你来给我们上课不久后开始。以前你不上
课的时候,我们都不常见到你。但是我没想过有一天你会来干我,还把我干得这
么爽。」
  我低下头,用手指玩弄他依然挺立着的肉棒。
  「我也没想过,没想到你这么霸道。」
  他笑,「我还硬着……」
  他吻了吻我的肩膀,手又开始朝我的胸摸去。
  我抓着他的手,一翻身,一下翻到他身上。
  我跨坐在他腿上,稍稍站起,开始扶着他的鸡吧往我的穴里放。
  他很配合地双手扶着我的腰,我把手搭在他肩上,身体微微前倾,好让乳房
可以贴在他身上。
  我开始上下起伏动了起来,乳头蹭在他身上,有微妙的触感。
  强烈的快感再次沖上我的大脑,我头向后仰,嘴巴不禁又张大来发出叫声:
「啊……啊……啊……啊……雷……我……我要……你……啊……爽……爽死…
…我……了……好……好大……舒服……爽……啊啊啊啊……啊……操死我……
操死了……」
  我有些许语无伦次,雷在用力吮吸我的脖子和前胸,留下一串吻痕。
  他扶着我的腰,让我稍微往上一些,然后一口含住我的乳头,用力吃了起来,
另一只手也从腰上抽出来,开始揉我的另一只乳房。
  胸部的刺激感让我更加想要,於是更加卖力地动了起来,嘴越张越开,叫床
声也越来越大:「啊……啊……雷……我好爽……你……好粗……啊……会不会
……被……啊……听见……啊……干我……干死……你干死……我……啊……啊
……啊……」
  他的嘴里忙着吃我的乳头,一口松开后,在我胸前,大口地喘息着,热气扑
在我胸前,热热痒痒的。
  在交替的喘息声中,听见他说了一句:「不管了……我想要你……我想要你
……只想要你……」
  我本就喜欢这个算是我老师的男人,又被他操得春心荡漾,此刻听到他这么
说,只想给他更多,也索取更多……「雷……狠狠……用力……干我……啊……
操死……我……啊……」
  过了一阵,雷也达到了高潮,我从他身上翻下来,用纸巾清理掉流出来的精
液。
  「怎么办?我给你买药吧……」
  他有些担心地看着我,而我则一下吻了上去。
  我疯狂地用我的舌头寻找他的,找到后就疯狂搅在一起。
  一阵激吻过后,我把头靠在他肩上,挽着他的手臂,说道:「一会儿去买,
现在别管。」
  我有意无意地用手去抓他软下来的鸡吧,手指在上面慢慢磨着,搓着。
  我没有说话,他也没有,空气中只有我们有些粗的喘息声,和情欲糜烂的味
道。
  「小夏……」
  他的声音有点哑,但还是很好听,「你……算是我的学生……但我却这么想
要你……」
  他慢慢说着,「我知道你的心意,不然昨天你不会抱着我的腰……我也感觉
到你的胸顶着我,但当时我不确定……但我本来真的没想到我们会发展到这一步,
昨天我是真的单纯想找你吃饭,因为我想见你,我们又住得这么近。可你说你要
睡了,说你不舒服,我很担心你,今早起来也一直想再给你传资讯……后来还跑
去给你买午饭……但我真的只是想来把吃的送来给你。」
  他仿佛有点委屈地解释着,让我觉得好可爱。
  「是是,是我强上了你,雷老师。」
  我故意喊他雷老师,喊得一字一句。
  「我一直以为你是班上的乖乖女,斯斯文文的……没想到你……」
  他又争辩,但话没说完,又被我一下吻住。
  「抱我上床。」
  我在他耳边说。
  他立刻抱起我。
  我让他坐在床上,而我则趴下来,给他乳交。
  我捧起双乳,紧紧夹住他已有硬意的肉棒,让鸡吧在我的乳沟里摩擦、抽插。
  「啊……」
  他舒爽地一声低吼,让我更加用力。
  「小夏……你好厉害……」
  他的鸡吧再次硬了起来,直勾勾地向上瞧着,我趴在他下身,轻轻地用乳头
慢慢蹭过他的肉棒,两个人一瞬间都有微微触电的感觉。
  「小夏……」
  他喊我。
  「从后面干我,求你……」
  我软软地求他。
  我跪在床上,他一手扶着我的腰,另一手举着肉棒进了我的穴里。
  再次被撑满的满足感令我不禁小声呻吟出来,他调整好姿势,便开始了抽插,
双手也从后面伸过来,抓住我乱晃的双乳开始揉搓。
  「啊……好爽……嗯……」
  我双手用力地撑在床上,又一次张大嘴不住呻吟,「啊……啊……啊……啊
……雷……不要停……用力……用力……啊……我被你操……操得好爽……啊…
…干……干死我……要你……啊……」
  我一直张着嘴忘情地叫床,就连有口水流下来,都没法去擦,直接滴到床上
……身后传来他低声的吼叫,无套的性爱让两个人更加紧密,更加放开。
  他用力而快速地抽插着我,我已经爽得不知今夕是何年,却依然要不够,只
想要更多的他,更多的被操……他有些累了,速度开始有些慢,我趁快感削弱的
空档,问他:「雷老师,你累不累?」
  他被我这么一问,有点愣,彻底停了下来。
  我马上急了,「嗯~~不要停~~我还要……我还要你操……」
  我手撑得太累,趴了下来,他听到我撒娇,立刻过来掰开我的腿,从侧入体
位操我,闲下来的手揉着我的乳房……我又开始疯狂地叫床……他也又开始粗粗
的喘息和低吼……「雷老师……你也好会……操……我好久……没这么爽……爽
过了……我要……要给你干死……了……你……好会插穴……插我的穴……」
  我疯狂而尽情地享受这种本该禁忌的「师生恋」,虽然他也不是真的正儿八
经的我老师。
  「小夏……小夏……方小夏……」
  他一直念着我的名字,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狠,我爽得睁不开眼
睛,绷紧了脚,嘴里大口喘息,大声呻吟。
  「干我……雷老师……干我……你一定要……要干死我……」
  侧入体位做了一阵,我碰碰他,示意我要换姿势。
  我让他躺平,自己坐到他身上,开始用女上位。
  我上下前后,各个方位都用力地动着,头向后仰,胸挺了起来。
  我抓着他的手,放在我的乳房上,他开始对我又抓又揉,让我的快感一直加
强,爽得仿佛在云里雾里……「雷老师……啊……现在是……我操你……我在上
你……我要你……你的鸡吧……啊……你的大鸡吧……在我的穴里……啊……啊
……啊……」
  我的呻吟随着我身体的??@ ?抖起来,雷的手紧紧抓着我的乳房,用手指
缝夹我的乳头,给我无限的快感……「啊……啊……操我……操我……啊……干
死我了……啊……雷……啊……我要……我要到了……」
  乳房和小穴里的快感越来越强,我的第二次高潮随之而来。
  「让我射在外面。」
  雷似乎很担心我,见我高潮,马上要我从他身上下来。
  「你想射在我哪里?」
  我看着他笑,调戏般问道。
  「奶子!」
  他吼道,大概是快到了,又忍着不想射在我里面。
  我立刻从他身上下来躺下,他起来,跨在我身上,我用手帮他迅速撸着,他
一直揉着我的奶子,之后很快射出了第二次。
  我拿了纸巾清洁掉乳房上的精液,两人赤裸全身地抱在一起,躺在床上。
  他吻我的额头,问我:「你下午有没有课?」
  我没有抬头,手在他的胸膛上胡乱摸着,「雷老师,我今天下午只有一节课,
你的课。」
  「对吼……我还要去给你们代课……」
  他恍然大悟,「但教授这周并没有给我教义……他说论文交完让你们自习一
节,下周在上课。」
  他忽然又说道。
  「那我去说什么?说我是禽兽,把你们班那个斯斯文文平时话不多的女生吃
了?」
  他笑了,又吻我。
  「说没想到你们班那个斯斯文文平时话不多的女生在床上这么狂野放荡。」
  我回击他。
  过一阵,我又想起来,「你女朋友……」
  「嗯……我会跟她分……」
  我猜到他要说分手,连忙张口,「我也没指望什么……但就是觉得对不起她
……但我控制不住,我喜欢你,我想要你,我的身体渴望你……」
  他歎了一口气,无奈地笑了笑:「小夏,我也是这样想的,怎么办?我也喜
欢你,我也想要你,我的身体非常喜欢你,它也很渴望你。」
  「反正你周末才见她,那周末再说……」
  我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做下一次。
  过了一阵,我起身,准备洗个澡换衣服去「上课」。
  雷老师也起来开始穿衣服,然后往门外走。
  「以后我载你去学校,还有回来?」
  他柔声问。
  「不要吧,被人看到多尴尬啊……」
  我拒绝。
  「那有机会的时候,就让我载你回来,像昨天那样……」
  他笑了笑,居然一点淫荡的意思都没有,那么温暖那么贴心。
  我还没来得及说「好」,突然门外又是一阵敲门声!是谁啊!开门被看到雷
老师在我房内,两个人都有些衣衫不整……
  吓得我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
  只是个梦?
  我坐在床上,迷迷糊糊却依然处在惊吓之中,这个春梦未免太过真实……我
和雷老师做爱了……还那么久,那么多姿势……
  我下意识去摸自己的内裤,湿成一片……
  然而门外的敲门声还在继续,夹杂着敲门人的喊声:「小夏,你在家吗?」
  我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整理好我的吊带睡衣,顾不得拿一件外套,奔向门
口。
  打开门,是刚刚梦里那个和我缠绵许久的男人。
  「小夏,我刚想到你昨晚好像没吃饭,去打包了你昨天说喜欢吃的那个牛肉
麵,看看你吃午饭了没……」
  他站在我门口,对我笑,手里提着外卖。
  我什么话也没说,勾着他的衣领,扯着他进门,就开始用力吻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