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浪屄张雪】【作者:不祥】
【浪屄张雪】【作者:不祥】
这是一家中等规模的夜总会,也就是目下最常见到的带有许多三陪小姐的歌舞厅。张雪在里面做三陪女。

  男人的大手开始沿着张雪的裙子里向上摸索,张雪已不能再阻止男人的侵犯了,张雪的娇羞其实鼓励了男人的进一步的动作。男人开始隔着张雪的内裤摸着她的最隐秘的部位,手指头摸出了阴缝的位置,上下搓揉。

  “嗯……啊……嗯……”张雪一边夸张地地呻吟着,一边用手摸到男人的下体,在男人挺立的阳具上隔着裤子温柔地相应搓揉。她从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中知道自己的动作在起作用,张雪更加卖力地用手刺激着男人的下体,并用嘴在男人脸上讨好地亲着。

  男人的手指不安分地插入张雪的内裤,挑摸着她的阴毛。张雪扭动了几下身体,并不打算立刻阻止他的侵犯。男人越发起劲,手指更深入到张雪的内裤,直接摸到了她的业已充血的阴唇。张雪知道自己的下体已经湿润,男人总是喜欢看到女人在他们的玩弄下身体产生反应。

  张雪娇嗔地推开男人的手,将一条腿交叉到男人的腿上,开始对男人嗲声嗲气的假意埋怨着。

  这个男人显然是个中老手,对张雪的挑逗顺势而上,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在她嘴上一阵狂亲。

  “不要……不行了!”张雪未能躲过这次袭击,干脆让那男人占尽便宜,然后大喘着气娇嗔地推开男人,嘴里不住地说着。

  男人当然不会就此放过张雪。他一把将她拉起来,让张雪完全跨坐到他的双腿上,拉住她的双臂,让她勾回到他的脖子,开始用两手攻击她的上半身。男人的手扒下张雪裙子的吊带,让带子挂到她的胳膊上,胸部露出她乳白色的胸罩。挺立的双峰在丝布中若隐若现。

  男人抱紧张雪,不让她后撤,开始用嘴压在乳罩上亲吻。她啊啊地低叫着,更挑逗人。

  每一次客人玩弄张雪的乳房时都是她最难熬的时刻,可恨的是几乎每一个客人都对她的乳房感兴趣,也不知是不是她的胸部的形状长得漂亮的原因,还是女人的这个部位就是对男人有无穷的吸引力。

  那男人果然是个玩弄女人的老手。他两只手在张雪背后隔着她的裙子就解开了她胸罩的扣子,他再用双唇拱开已经松动的乳罩,直接用嘴吻在了张雪胸部上的肉体。

  强烈的刺激让张雪有些受不了。但他的双手按在她的背部,逃是逃不掉了。张雪两手从他脖子上撤回来,紧紧捂住要脱落的胸罩,小心护住乳头部位,留下一小半乳房让他得些便宜。

  “嗯……”张雪开始扭动起身子,向前压住男人的头。他的嘴唇却紧紧地附在她胸部周围,任她如何扭动也摆脱不了。张雪叹息着不得不放弃,任他在她的乳房上直接用嘴吻弄,只是每次他快碰到她的乳尖时才猛地用劲摆脱。

  舞曲响起,张雪再次邀男人去跳舞。“跳什么舞?我现在就想在这玩。”那男人从张雪的乳部抬起头说到。

  “我要跟他怎么开口讲价?要二百块?还是一百?至少要八十。打一炮还是玩一个小时?外面的野鸡也要五十块一小时呢。就跟他说自己是第一次,反正少于八十就不干。”张雪有点后悔昨天没有想好个确切的价钱。

  胡思乱想之中张雪见到那男人,一手伸到被她裙子盖住的裤子里,拉开他自己裤子的拉链。看来他已到了非要发泄体内聚集起来的性欲不可的地步。

  “老板这里不是做这事的地方。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陪你去包厢。”是该说的时候了。张雪轻轻地用手移开裙子,再盖住那男人的裤子咧开的口子,温柔地对他说。

  “为什么不可以?又不怕被人看见。”男人有些怒气地说着,他撩起张雪的裙子,将她的一只手按到裙下挺挺的阳具上,暖味地冲着她淫笑,两手摩挲着她的雪白的大腿。原来他连内裤都没穿,早就准备好要让小姐方便帮他手淫。

  张雪知道这男人只想要她帮他在这里打飞机,舍不得花包厢的钱。

  张雪扭捏了几下,故意羞涩地将裙子盖住男人的整个下体,手伸进去开始轻轻地摸着他的肉棒,虚虚地握住,慢慢套弄。

  他的嘴吻住她的双唇。张雪胯坐在男人的腿上,一手搂着他的脖子,另一手在他的阴茎上的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张雪能从客人的喘息声中知道客人会有何种需要。

  男人将嘴张开对着张雪的双唇亲吻,好象要吸尽唇她嘴唇上的口红。

  张雪慢慢张开嘴唇,让男人更尽兴地热烈对吻。以前她是从不让客人直接接吻她的嘴的,体液的接触总是让她厌恶。但现在这种接吻已是家常便饭,一个晚上张雪要被这么吻数十次。有时还被迫接受法式亲吻,让客人的舌头在嘴里搅乎,或者让客人将她的舌头含进嘴里。最讨厌的是客人嘴对嘴地逼她喝酒,那种受辱的感受非常强烈。

  男人的口腔带着浓厚的烟酒味,对受惯了的张雪来说已不再那么难以忍受。让她难以忍受的,还是他在她乳房上的双手给她带来强烈的刺激。

  男人早已拉下张雪的乳罩,两手完全自由地在她的乳房上揉捏把玩。为了摆脱这种玩弄,只能想法尽快让他泄欲。张雪用手亲捏他阴茎上的包皮,上下快速搓动着,增强的刺激让他对着她的嘴更大地喘息。她手里已沾上了从他阴茎里渗出的一丝液体,她知道让他达到高潮还要加把劲。

  男人的两手移到下面,从张雪的裙子下伸进去,将她的内裤往下拉到他大腿处不能再拉为止。她的阴部基本上暴露在他的阴茎前方。

  张雪暗叹口气,没有阻止男人的侵犯,继续为他手淫,同时更主动地和他接吻,想让他分散底下的动作。男人开始用手在她的阴唇里扣捏,另一手缕玩她的阴毛。

  还好,似乎男人只是想玩弄玩弄张雪阴部,并不打算用阴茎往里捅,否则那又会是一番纠缠。张雪安心地继续用手刺激着男人的生殖器,手里的肉棒越来越坚硬,还不时地在她手中跳动。她知道她的阴部很快将会沾满一大片令人恶心的淫液。不过这已是不坏的结果了,但愿不要将她的裙子也弄得一塌糊涂。

  男人从嘴唇里伸出了魔鬼般的舌头,探入张雪的口腔,在她嘴里开始肆虐地挺进。张雪将嘴张得更大,好让他得以尽兴。在这种快要达到他高潮的时候她不愿打断他的兴奋,将他刺激到这种程度已很费劲。而且真的不让他占这个便宜很可能会得罪客人,所以只能任他在嘴里得寸进尺地大占便宜。火热的肉棒在手里越来越坚硬,眼看就要快到尽头。

  那男人突然将张雪的屁股猛地往他大腿根部一抱,阴茎上的龟头直接抵在了她的阴唇口上,再要前进就可以探入里面。

  真是遇到了狡猾的老手。张雪“嗯呀”呻吟的回拒着,决心只能让他到此为止。用手将他的阴茎向上拉起一点,错开她阴唇的位置,将龟头抵在阴毛里,更快速地用手摩擦。

  男人没有强求,只是一手按住张雪的后脑,更猛烈地压住她的嘴在她嘴里乱搅着舌头,另一手则抓住了她的一个乳房快速抓捏着,捏得她几乎疼的要叫出来。

  高潮猛的爆发了。一鼓湿漉漉的火热的液体在张雪的阴部,精液在上方的阴毛里流开,粗大的阴茎连续在她的手心中跳动,男人整个身子向前连挺几下,似是在配合他的每一次喷射,以得到更多的快感。

  张雪继续快速用手抚慰着男人的肉棒,直到他松开她的头让她的嘴离开大口大口地喘气。

  张雪歇了一口气,从桌子上取出两张纸巾将男人的阴茎包住,然后小心地将内裤卷起包住糊满她整个阴部的浓稠的淫液。对着这个满意地喘着气的男人妩媚地娇笑献殷,两手勾住他的脖子再次献上一个温柔的亲吻。

  张雪在洗手间擦干下体湿漉漉的精液,换上一条新的内裤,她有些疲惫地回到长椅上,等着下一个客人的挑选。

  “好!好!我就付你一个小时两百。两个小时,四百。来全套。如何?”外地人人看着默默不语的张雪,狠狠地说道。

  “跟我走……”外地人一把拉起,还在犹豫的张雪,向外走去。

  张雪很快就被带进了房子。房子里还坐着两个男人。眼前的情景让张雪看得惊呆了。暗屋约有三十平方,四周被什么也没有,只有屋顶上几盏灯亮着。屋正中放着一张大桌子,桌子的后面有一张铁床,床边立着一架摄影机。

  这样的情景,张雪已意识到这些男人将对自己做什么。一种绝望涌向心头,张雪下意识地向门上靠,但显然不可能有作用,只能慢慢地从地上站起身来。光头一口气脱下了身上最后的一条内裤。

  尽管张雪是妓女,但面对如此的情景,不可能不感到恐惧。

  “不……”当光头的手指抚到张雪滑嫩臀肉的刹那,她再也无法忍受的喊叫出来,光头看到她如受惊小鹿般的反应,更加故意的用力的捏抚她丰满的屁股肉。


【论坛最新地址点我收藏】【信息区微信端点我关注】【教你快速升级+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