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古典武侠  »  神雕MIX(全本) 作者:THISNONAME
神雕MIX(全本) 作者:THISNONAME
楔子
  翰难河就像是一条玉带,蜿蜒盘旋在浩瀚的蒙古草原上,这时离成吉思罕在翰难河畔大会蒙古各部,已经数十年了,成吉思罕虽已作古,但来自蒙古各部的英雄好汉,就像是草原上的劲风,吹向大陆的各个角落,除了南宋小朝廷还没有打下,其它地方可以说是攻无不克,在河的西岸扎着几千顶牛皮帐篷,明天这支队伍就要往南,越过长城,跨过黄河,开赴襄阳前线了。
  襄阳被称作大宋的铁脊梁,蒙古久攻不克,丧师十万,连皇帝蒙哥也死在阵前,所以帐篷内从十五、六岁的小兵,到两鬓斑白的千夫长,都在尽情纵乐。
  从远处的群山后突然奔出两骑,当先一人,三十多岁年纪,长得玉树临风,万般的俊秀潇洒,边上的是一个小僮,当他们看到远处的翰难河时,都高声欢叫起来,把头上的皮颤帽扔到天上,那俊武的年青人不是别人,正是刚从藏边疗伤返蒙的霍都,霍都仰天大叫:“我回来了。”四处的群峰也发出回响:“回来了……回来了……”
  在最大的牛皮宝帐里,聚集了一批千夫长,百夫长,中间铺着大大的一块地毯,三个赤身裸体的汉家女子正在跳舞,其中一个年纪稍长,却最是有风情,有时还在跃起时分一下腿,引得众蒙古人阵阵嚎叫,三个女子身上都挂着汗珠,显然她们都跳了好长时间了,一曲终了,三个女子匆匆跑到边上,批上一件皮袍,套上皮靴,然后走到门口,营官给两少女一人一小袋麦面,给那年长的女子一个中袋,道:“你今天跳得好,赏你的。”
  那女子道谢后跑到区边上的一个小帐篷里,跑得匆忙,却没有看见有一位骑在马上的公子在注视着她。
  她进了帐篷之后,顾不得擦一下汗,就跑到一个吊篮边,看到里面熟睡的婴儿,脸上露出了甜蜜的微笑,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从地上拿起一个红泥小锅,倒了点麦面进去,又从皮囊里倒出清水,放到炉上煮了起来。
  正在这时,门口帘子一掀,走进一个人来,那女子一见,就像是见到鬼了,惊得几乎话都说不出来了,一下子跪到地上,道:“主人……我,奴才……”霍都笑了一笑,上前一把扶起她,道:“好了,起来吧,你怎么会来蒙古的?”
  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小龙女杨过在龙驹寨大牢没有找到的程瑶迦,原来韩无垢见小龙女走了,易容成何医师的霍都又去藏边疗伤,想到曾为程瑶迦差点儿和小龙女炒架,所以对程瑶迦尤其痛恨,现在一有机会,马上就把她卖到蒙古军营里,当营妓去了,程瑶迦当营妓之后所受的苦难以想象,见霍都询问,也就据实相告。
  霍都细看程瑶迦,穿了一件不知多少日子也没有换洗过的皮袄, 脏不堪,但仍掩饰不住她秀美的容颜,心想:“嗨,她虽然比不上小龙女,但比之黄蓉,却也差不到那里去,从前虽然也和她有过鱼水之欢,但却从未重视过她。”于是道:“你跟我来。”
  霍都把她 到中军大帐,众人一见指挥官到了,尽皆肃立,霍都向他们摆摆手道:“都回营去,明天一早开拔。”
  两人来到后帐,早有仆人烧好一桶浴水,霍都对程瑶迦说道:“你先洗一下,然后出来见我。”
  程瑶迦低着头羞道:“是。”
  不久程瑶迦洗完,想到当日在龙驹寨的规矩,裸露着全身,走到霍都跟前,霍都一见,道:“对不住,是我没讲清楚,桶边上已放好一套衣裳鞋袜,你穿好后再来见我。”
  程瑶迦见霍都不是想和自己交媾,不由得又是一阵脸红,匆匆奔回桶边,穿好衣衫鞋袜,等全部穿好,才发觉是一套中原武林女子穿的劲装,脚上穿的是薄底快靴,对着边上的 镜一照,真是英姿 爽,等回到霍都面前,霍都已把软骨散的节药,并四十两怠子放在桌上了,对程瑶迦道:“陆夫人,以前多有得罪,我也不知道如何补偿,这是软骨散的解药,这四十两怠子是给你路上用的盘缠,你要想走,现在就可走了。”
  程瑶迦一听几乎不敢相信,道:“为什么?”
  霍都笑道:“你还以为我是从前那样的霍都么?”说着抬起头道:“我现在知道何谓爱,何谓恨,我知道怎样才能做一个人。”又看着程瑶迦道:“两国相争,我杀了你,那没话说,但我不该作践你们的,现在想来,我时常懊悔。”说到这里不再说下去了,想起了小龙女。
  程瑶迦还是十分害怕,道:“可是为什么?”
  霍都道:“你不要再问了,嗯,不如这样,你随军一同前往,路上也有个照应,你孩子叫什么?”
  程瑶迦道:“还没起名,想见到孩子他爹再起。”
  霍都心中又是一阵伤痛:“原来她还不知道陆冠英已死。”道:“你和孩子都搬来大营住吧,你放心,我不会侵犯你什么的。”
  ……
  一个多月以后,大军开到南阳附近,霍都交割完军务之后,带着程瑶迦来到南阳城外的一处乱草岗,对程瑶迦道:“陆夫人,有一见事情,我一直瞒着你,你不要难过。”顿了一顿道:“陆大侠已经不在了,当日南阳营救黄帮主一战中,阵亡了。”
  程瑶迦一听,一下子从马上跌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开始号啕大哭起来,哭了一会儿。
  霍都道:“这堆乱草岗就是埋尸之所,连同丐帮弟子共两百多人,都埋在这儿了。”
  程瑶迦看到这情景,不由心中大怒,心想以丐帮的势力,为什么不把坟迁走?连个祭扫的人也没有,况且自己被俘一年多,也不见有人来营救,难道就因为她是黄帮主,自己就是一名小角色吗?打算先回陆家庄,找一批人再来迁坟。
  霍都见程瑶迦昏昏沉沉,还带了一个孩子,道:“我送你回陆家庄吧,大胜关离此不过三百多里。”
  程瑶迦心里凉到极处,心想:“什么大侠,帮主,尽是狗屁。”
  两天后,两人来到陆家庄,程瑶迦一见不由得暗暗叫苦,原来庄子已经破败得不成样子了,显然已是好久没人居住了,程瑶迦找到村口一个替她家看院子的老人打听,又哭倒在地,自己十二岁的女儿,也因得了天花,没人照料,死了。
  等程瑶迦醒来,已是呆若木鸡,霍都从皮囊里倒出水喂到她口里,程瑶迦眼里忽然露出一种连霍都都感到害怕的目光,道:“好,黄蓉,郭靖,我为你们拼死拼活,你们却连我女儿都不肯派人照顾一下,你们对得住我呀,什么大侠,盟主,都是沽名吊誉之辈,还有小龙女,你们一个个都等着,不报此仇,我势不为人。”
  霍都奇道:“小龙女又碍你什么了?她打破龙驹寨大牢还想四处找你呢?”
  程瑶迦怒极之下口不择言:“你总是帮她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就算她想救我,可她又为什么喝我的奶,又……又喝什么枣茶。”
  霍都道:“我没骗你,她救出那批女犯,有几个被我们重新抓到了,再说,喝枣茶是我的主意,你不可冤枉她。”
  程瑶迦道:“小龙女我自有分寸,但黄蓉一家,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