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一家三代公用的女人又名奶奶
一家三代公用的女人又名奶奶

奶奶(一家三代公用的女人)

我家应当算是问题家庭,这类家庭大多是不建全的。

我家共有三口人,我,爸爸和奶奶。爸爸很早就离婚了,由于经济方面的原 因,常年出去打工,有时半年多才回家一次,所以家中常只有我和奶奶两人。由 于我没有妈妈,从婴儿时起就是奶奶搂着我睡觉,一直倒现在,所以奶奶的身体 我很清楚。她是一个人60多岁的老人,或许是由于年轻时教漂亮的缘故吧,奶奶 的体形一直保持的很好。

雪白的皮肤,乳房虽然有点下垂,但仍显的饱满,一点也不干瘪。奶奶的身 体现在有点发福,肚子有点大,不过并不难看。有一点是奶奶和别的女人特别不 一样的,就是奶奶的阴户上没有阴毛,这点对我的印象特别深刻。

或许是由于从小就睡在一床的缘故吧,尽管我常见奶奶的裸体,但我通常并 无性方面的感想。我从小就很依赖我奶奶,或许是由于没有妈的缘故吧。

但从十七岁哪年以后,我和奶奶的关系发生了变化,从那时起她不仅仅是我 奶奶了。

一切缘于一次偷窥。

那一天,爸爸打电话话来说今晚要回来,他已经有半年多没回家了。

奶奶听了以后似乎很高兴。到了晚上,吃完饭后,奶奶让我出去玩一会。我 很听话地出去了。当我回来时,我发现奶奶在洗澡。

" 浩儿,给我拿小内裤来。" 奶奶从洗涮间里喊我。

我以前就常帮奶奶干类似的事情。

" 奶奶开门。" 我把小内裤送给奶奶。在奶奶开门的那一瞬间,我看见奶奶 已经擦干了身体,雪白的大乳房一晃一晃的,很显眼。

大约晚上九点多锺,奶奶就让我上床睡觉。躺在床上,奶奶似乎很长时间没 睡着,总翻来覆去地,似乎有什么心事。我很快就睡着了,如果不是被尿憋醒的 话,或许我什么也不知道。

晚上十一点锺左右,我被尿憋醒了,想上厕所,这时候我发现奶奶不见了。

或许也上厕所了,我想。但在厕所里我并没发现奶奶,我有点纳闷。从厕所 里回来,我发现爸爸的房间里传来说话声,我知道他已经回来了。爸爸房间的门 半掩着,房间里开着灯。我忍不住向内望去,这一望让我大吃一惊。天哪,我发 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爸爸竟然在玩弄奶奶的身体。我惊呆了。

爸爸坐在床上,两腿分开,把奶奶搂在自己的怀里,双手抚弄着奶奶的乳房。

他不停地揉弄着那对大奶子,象是在玩弄两团泥巴。

奶奶的乳房在爸爸的揉搓下变了形,乳头显得更加红,象两枚樱桃。奶奶的 两腿分开着,略显发福的肚子下,没毛的阴户十分显眼。

她那大阴唇早就被爸爸给分开了,露出了粉红色的阴蒂。

那阴蒂更象个肉球,略向外凸出, " 妈,你的身体还是那么滑嫩,真不象60 多岁的人。" 爸爸说。他的手开始向奶奶的阴道里插。

" 妈老了。儿子,你得有半年多没玩妈了吧?" 奶奶很亲昵地楼着爸爸的脖 子,脸上显得十分幸福,脸色由于兴奋地变得十分红润。

我真不明白,奶奶为什么会如此心干情愿地让爸爸玩弄自己地身体,就象爸 爸不是她的儿子,而是她的丈夫。爸爸肯定不是第一次玩弄奶奶,我想。

" 妈,我想把手全插进去摸摸你子宫什么样。" 爸爸说着,手向奶奶阴道深 处掏去。

" 慢点,有点痛。娘的必让你掏了不知多少次了,啥样你还不知道?再说, 你不就是从里边爬出来的吗?你呀,每次玩妈都是这样。

" 奶奶说着又分了分腿。这时爸爸的手几乎全插进奶奶阴道中了。他的手插 在奶奶阴户里面,使奶奶的阴户变了形。或许是强烈的刺激所然,奶奶似乎很激 动,嘴里直喘粗气,并不停地呻吟。

" 噢——噢——噢——" 奶奶的呻吟越来越急促。

" 儿子,快操我。妈想让你用吊操我。好儿子,娘想死你了——" 奶奶急促 地喊着。

" 妈,我来了。" 爸爸把手从奶奶阴道里拔出来,并把奶奶放倒在床上。

爸爸很熟练地把阴颈插入奶奶的阴户中,然后抽送了起来。奶奶使劲地分开 大腿,以便使爸爸的阴颈能插入得更深。她的那对大乳房,随着爸爸的动作来回 晃动,显得十分性感,十分放荡。奶奶的呻吟与肉体撞击的啪啪声交织在一起, 强烈地刺激着我,使我热血沸腾。我的荫颈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

" 噢——噢——噢——儿子——妈妈的必过瘾吗——操死妈妈——好儿子— —" 奶奶呢喃着。她那肥大的阴户随着爸爸的抽送而一翻一翻,表情十分满足, 十分淫荡。

" 妈——你的必有大又软——儿子操不够——哪个女人也不如你过瘾——你 的没毛的必——天下无比——" 爸爸气喘嘘嘘地说。他边操边抚弄奶奶的大乳房。

" 操深点——再操深点——噢——噢——噢——妈没白生你——" 奶奶不断 地呻吟着。

我怕被他们发现,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但怎么也睡不着,那肉体地撞 击声刺激着我,激起了我处子的肉欲,使我不能自拔。我恨不能加入他们,也象 爸爸那样体会性交的无比乐趣,体会奶奶那没毛的阴户的滋味 .

大约过了有一个多小时,我听见爸爸说:" 妈——我想排精——我憋不住了 ——"

" 好儿子——让妈抬抬屁股——把精排到妈子宫深处——" 奶奶说。

我忍不住好奇之心,又悄悄地熘过去偷看。我看见奶奶把腿抬了起来,放到 了爸爸的肩膀上。爸爸用手拿着那又粗又大的阴颈,噗地一声又捅进了奶奶的大 必中,然后抱着奶奶的头与她接吻。吻了好一会儿,爸爸抬起头来,双手攥住奶 奶地乳房,屁股一纵一纵地勐烈地操起奶奶来。

" 噢——噢——噢——" 奶奶皱着眉,双手抱着爸爸的屁股。

爸爸大约又操了有十分锺,突然趴到了奶奶身上,阴颈用力往奶奶阴户深处 插。

我知道爸爸在排精。奶奶紧紧地抱着爸爸,敞开着雪白的大腿和阴户,接受 她儿子的精液。

在那一刻,我忽然感到很可笑。以后的很长时间,我都在考虑这个问题:爷 爷的精液在奶奶的阴户中孕育成了爸爸,而爸爸长大了,又来操这个阴户,又不 断地在这个生他养他的阴户中排精液,难道这不玄妙吗?

那一夜奶奶没回自己的床,她与爸爸睡了一夜。

自从那次偷窥以后,我我对奶奶充满了複杂的想法。

我知道了她淫乱无耻的一面,并因此而对她也充满了性幻想。当然她并不知 道这一切,她仍然象往常那样对我十分慈爱可亲,仍然在生活上无微不至地照顾 我。

爸爸照样经常不回家,奶奶照样每晚和我睡在一个床上。但每当我和奶奶同 床共枕的时侯,我总会产生性幻想,经常偷偷地打开灯,偷看奶奶的裸体。看她 的又白又大的乳房和没毛的阴户,而这一切似乎奶奶并没有发现。这些偷看给了 我无比的乐趣。我多次幻想和奶奶作爱,但始终没有勇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 种幻想演变成了渴望,并且越来越强烈,有时我甚至想强奸她。

一次偶然的机会使我的渴望成为了现实。

那是夏季的一个晚上,天十分热。上床后奶奶很快就睡着了。而我很长时间 也没能入睡。我打开灯,又象往常一样偷看奶奶的裸体。

本来奶奶盖着床单,或许嫌天热的缘故,她在睡梦中自己把床单掀掉了,这 倒省了我的事。

灯光下的奶奶显得那样迷人,肥大而略有些下垂的乳房,没毛的阴阜下红润 的阴户,这一切都强烈地刺激着,我使我的阴颈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

" 噢——噢——噢——好儿子——操深一点——再操深一点——" 奶奶说起了梦话。 从她的话里,我知道她在梦幻中正和爸爸作爱。

她的表情越来越淫荡,嘴里呢喃不断,大腿使劲地向两边分开,阴户看得更 清楚了。

我趴爱奶奶的两腿之间,仔细地看她的阴户。这也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地观 察女人的阴户,那高高的阴阜,使奶奶的整个阴户向外凸起,想个馒头。

肥大的大阴唇,由于梦交而分开了,露出粉红色的阴蒂。阴蒂下是宽大的肉 洞,肉洞里流出的淫水弄湿了床单和她的大腿。

" 噢——噢——噢——儿子——操死妈——使劲操妈——" 奶奶口中不停地叫着, 随着叫声淫水也越来越多。

我再也把持不住了,用手拿着阴颈就向那肉洞放去。

由于没有性经验,起初怎么也放不进去。正在为难之际,奶奶忽然又分了分 大腿,这下成全了我。当我再次拿着阴颈往里插入时,噗地一声全进去了。我顺 势趴到了奶奶的身上。一股强烈的快感瞬间传遍了全身,我只感到自己的阴颈忽 然进入了一个柔软无比,滑润无比,温暖无比的所在。动物的本能使我身不由己 地拼命抽送起自己的阴颈,拼命地操奶奶那肥大无比的阴户,狠不得把整个身体 都鑽到奶奶的阴户中。

我操奶奶时她一直没醒。或许她把我当成爸爸了,嘴里依旧发出淫荡的叫床 声,并用双手紧紧地搂着我,让我操深一点。

我操了有一个多小时,感到有点累,就全身压到奶奶肉体上喘息着,并象爸 爸那样用手玩弄那对又白又大的乳房。或许不经意间弄痛了奶奶,她忽然睁开了 眼,当她发现是我在操自己时,起初十分惊诧,但并没推开我。

我以为奶奶会责怪我,但她没有。她的表情由惊诧渐渐地变成淫荡,勐然把 我紧紧地把我抱在怀里,说:

" 浩儿——操吧——奶奶让你操——浩儿长大了——"

我的心由紧张变成轻松,无比的性冲动使我双手抱住这个又白又浪荡的老妇 人,拼命地操,忘乎所以地感受她那没毛的阴户给我带来的无比的乐趣,感受操 自己的奶奶的那种複杂的乱伦的快感。

奶奶闭着眼,享受自己孙子带来的性乐。大约又操了一个多小时,奶奶抬起 屁股,让我把精液排到她子宫的深处。这个乘受了爷爷的精液,孕育了爸爸,又 乘受了自己儿子精液的阴户,如今又乘受了自己孙子的精液。

那一夜,我先后和奶奶性交了三次,每次奶奶都很性奋地接受我,用她那白 嫩的肉体满足我。奶奶对我说:" 好孙子,以后只要你喜欢,奶奶就让你玩。你 不知道,自从你爸爸出去打工后,我总得不到满足,总渴望有个男人能满足我。

浩儿,以后奶奶的身子就是你们爷儿俩的了。" 奶奶真是一个优物,她地肉 体曾经是我爷爷的乐圆,爷爷去逝后又成了爸爸的乐园,而今又成了我的乐园。 她的肉体为我们一家三代男人提供了性服务,她应当是我们家的功臣。

自从我和奶奶有了性关系以后,我和她的关系更加亲密了。我们的性关系不 久就被爸爸发现了,他并没有暴跳如雷,渐渐地也就接受了。他叮嘱我说:要注 意奶奶的身体,她已经是60多岁的人了,不要让她太劳累。我感到很好笑,他自 己玩弄奶奶时,怎么就想不到别累着奶奶,所以我对他的话并没放在心上 .

我们一家人就这样生活着,在外人看来,我们的家庭虽然残缺不全,但是十 分和睦。

我和奶奶几乎每晚都要亲热一番。每当我和她同床共枕的时侯,我就产生强 烈的性冲动。我总鑽到她的怀里,摸她的肉体——她的乳房,阴户以及身上的每 一寸肌肤。

每当此时,奶奶都很温柔地配合我,任我所为。抚摸一番后,我就会十分性 奋,就会翻身上马,操奶奶的阴户。她那肥大而没毛的阴户给了我无穷的乐趣。 当我在奶奶子宫中排完精后,奶奶总会爱怜地搂住我,让我把头埋在她的双乳之 间,阴颈留在阴户之中。这时,她会拍着我的屁股,给我讲她的风流润事。

有时,边讲边把手插入自己的阴户中,抚弄我插在里面的阴颈。

听着听着我常会性欲再起,第二次操她。一个雨天的晚上,奶奶给我道出了 一个惊人的秘密,一个爸爸也不知道的秘密。

那一天,象往常一样,我排完精液后又趴在奶奶的身上,我含着奶奶的乳头 说:" 奶奶,你什么时侯第一次被人操?" 我问的有些唐突,但奶奶并没有生气。

" 好吧,我给你讲讲我是怎么第一次失身的,或许你会很震惊。

" 奶奶接着给我道出了一个藏在她心中几十年的秘密。

" 事情是这样的。" 奶奶说。

" 我是一个私生女,出生后就被母亲抛弃了。一个老光棍收养了我,那个老 光棍——也就是我的养父,比我大三十多岁,是他把我养大的,我至今仍很感激 他。" 奶奶说到这里,有点激动,阴户也因此而松了许多。

" 我养父从小就搂着我睡觉,或许是由于没接触过女人的身体的缘故吧,当 我进入少女时代后,他对我的身体十分感兴趣。每天晚上,他都会用手抚弄我的 阴户。记得我17岁那年,有一天晚上,他用手指头掏我的阴户。当他的两个手 指头插进了我小必中后,他似乎很高兴。说: 以前只能插进一个,今天两个都 插进去了,肯定能操了。 说着就趴到我身上,对我说: 好姑娘,爸爸今晚就想 XXXX必,你忍着点儿。 说完就扒开我的小必往里插阴颈。

那时我对养父的言听计从,就顺从地抬起屁股让他插。当那粗大的阴颈终于 插进去时,我感到一阵疼痛。由于养父是第一次性交,十分激动。那一夜,他操 了我三,四次。

第二天,我路都不敢走了,阴户被操肿了。" 奶奶说到着里,阴户中出了很 多水,我慢慢地操着玩。奶奶接着又说:

" 自那以后,我和养父名为父女,实为夫妻。我在养父的性爱中慢慢地长大。

在性刺激中长大的女人,她的性器官会发育地更好,我的阴户和奶子所以会 如此丰腴,与养父自小就常玩弄我有很大的关系。" 奶奶讲到这里似乎有点自豪。 应当承认,她的身体的确很迷人,很性感。

奶奶接着说:

" 由于养父不会避孕,从那以后,我多次被操大肚子,流了好几次产。十八 岁那年,养父又把我操怀孕了,医生说我不能再流产了,否则就会失去生育能力。

这使养父很为难,。没办法,他决定给我找个男人,以免出丑。

就这样,我嫁给了你爷爷。新婚之夜,你爷爷完全被我灿烂的肉体迷住了。 他对我百依百顺,和我不分黑白地性交。后来,他发现我怀孕了,他高兴极了。 其实,这个孩子是我养父的,这个孩子就是你爸爸。"

听奶奶说到这里,我很震惊:这可是我爸爸的身世之谜,原来爸爸也是乱 伦的结果。奶奶接着说:

" 我出嫁后,养父很孤独。为了报答他的养育之恩,我经常去看他。

每次我都让他操个够,让他从我身上能体会到女人所有的妙处。

有时你爷爷很纳闷:他发现,我每次回娘家回来后,阴户常会又红又肿,那 都是我养父给操的。"

奶奶说,直到我养父病死,她一直和他保持着性关系,象妻子一样伺候他, 满足他。在爸爸10岁那年,一次车祸夺去了爷爷的生命。

爷爷去世后,她没再改嫁。别人说她阴户没毛,是个白虎,克夫,克父,没 人敢要她。这样一来,她只能和爸爸相依为命。爸爸17岁那年,第一次和她发生 性关系,以后这种性关系一直没变。在她40岁那年又怀了孕,当然这是爸爸的功 劳。一开始她想流掉,可爸爸不同意。奶奶只好偷偷地生下那个孩子——也就是 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我震惊万分。后来仔细想想,又觉得十分有趣:我是爸爸 的儿子,奶奶的孙子;又是奶奶的儿子,爸爸的弟弟。奶奶是爸爸的妈妈,又是 他儿子的妈妈。

奶奶说一开始我被送了人。爸爸结婚后,他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名义上的 妈妈不能生育,又把我要了回来。

对外说是检的孩子,以掩人耳目。后来妈妈无法忍受爸爸和奶奶的乱伦关系, 离婚而去。

告诉我这些后,奶奶对我更好了。每当我趴在她那肥白的阴户上,玩弄着他 的双乳时,我就情不自禁地喊她妈妈。我无数次地用手玩弄她的那肥美的肉洞, 并因此而浮想连篇。爸爸从这里爬出来,我也从这里爬出来。我老爷,爸爸,爷 爷曾都无数次地在这个肉洞里耕云播雨,而今我又在此无数次地排泄精液。每当 想到此,我总性欲勃发,忍不住把粗大的阴颈直桶进去。

在奶奶的性爱中,我不断长大。后来考上了大学,毕生后到了一个很远的城 市工作。后来结婚成家。爸爸没再续玄,他一直和奶奶生活在一起。每次我回家 探亲时,都和奶奶性交。奶奶总十分尽情地让我玩,曾有好几次我和爸爸一起玩 弄奶奶的肉体。或许是由于奶奶的肉体给了我太多的欢快的缘故吧,即使和妻子 做爱时我也总想着奶奶。

我最后一次和奶奶性交是在她78岁的那年,那时她的肉体已经萎缩了。当我 迫不急待地脱下她的裤子时,我发现她的阴户仍然十分丰润——阴蒂和阴唇没 有干瘪。我把阴颈插到她的阴户深处,抱着她那干枯地肉体,缓慢地操她,阴颈 传来的感觉依旧十分刺激。奶奶说,只有她的必还没老,是因为精液浸泡的缘故。

奶奶82岁去世。她去世那天,我和爸爸为她换丧衣时,我发现她阴户中有精 液流出。后来爸爸对我说,奶奶临死前让他操她阴户,他只好照办。排完精后奶 奶不让拔出。

爸爸用阴颈感觉着奶奶的体温逐渐变凉。奶奶死后,爸爸说他又抱着她的肉 体操了好几天,恋恋不舍。爸爸说奶奶去世时十分安祥,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