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杰西卡的玩具——《弗洛伊德照相馆》外传
杰西卡的玩具——《弗洛伊德照相馆》外传

杰西卡的玩具——《弗洛伊德照相馆》外传

作者:不详 字数:9771字

(1)

清晨的阳光洒满大地,带来一片生机,却在一层厚厚的窗帘面前嘎然止步。

窗帘后面,四具赤裸的肉体正在黑暗中沉睡,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体味,细 细分辨,有汗味、精液味,还有爱液的味道。

又过了许久,太阳慢慢地升到了天空的顶端,屋里才有一个人缓缓醒来,看 她的面貌还是个孩子,粉嫩的小脸上写满了稚气,微张的双眼里透露着顽皮。然 而,与她年龄不符的是她赤裸的身体,以诱惑的姿势扭曲着,还布满了欢好过后 的痕迹。

她略微挪动了一下身躯,只觉得浑身软绵无力。「昨晚好爽,」她这么回忆 着:「爹地好久没有这么厉害了,也没这么干我了。」

她睡死之前记得的最后一个场景,是爹地的大肉棒在她小穴里猛烈地抽插, 而她躺在床头,嘴里不停地舔着姐姐的蜜穴,浓稠的蜜汁从里面不断涌出来,弄 得她的小脸湿淋淋的,就是现在还有一股酸甜的味道。妈咪则在旁边用手指玩弄 着自己。然后,然后她好像又到了第三次还不知道第四次的高潮,就这么睡过去 了。

她微微侧过头,看到爹地妈咪搂抱在一起,爹地萎缩的肉棒仍然留在妈咪的 下体里面,保持着交合的姿势。

「爹地最近好辛苦啊,要干妈咪、姐姐还有我,要是能多一个爹地就好了, 就多一个人干我了。」她这么傻傻的想着,小穴不觉得又湿润起来,她伸出手往 下抚摸过去,带起一阵阵甜美的电流,禁不住轻轻呻吟起来。声音虽轻,还是惊 醒了身边的女孩。

「杰西卡,你一醒来就这么好色啊!」清脆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女孩一扭头,只看到姐姐乔儿正揶揄地看着自己,不免有些害羞,但手指还 是不停歇地搓揉着自己的蜜穴,嘴里反驳道:「姐姐你才色呢!昨天流了这么多 水。」

「是不是昨天爸爸没有喂饱你?你这个好色的小猪一大早就发情,让姐姐来 帮帮你。」乔儿浮现出促狭的笑意,伸出双手覆盖住了杰西卡没有发育完全的乳 房,有技巧地挤压着。杰西卡的呻吟又大了一些,她不甘示弱地反击着,也将小 手抓向姐姐已显丰满的乳房,揪住鲜红的乳头就是一阵揉捏。

姐妹们相互抚弄着,平息了一晚的情欲又渐渐膨胀起来,逐渐不满足于单纯 的爱抚。杰西卡首先将头埋在姐姐的胯下,熟练地舔舐起了姐姐张开的肉缝,乔 儿配合地摆出69的姿势,用舌头安慰着妹妹寂寞的蜜穴。

在双方你来我往的侵袭中,两人的小穴源源不断地涌出爱液,花蒂也在不知 不觉中探出头来,更是被对方肆意调戏。不多时,两人几乎一起达到了高潮,大 声呼喊发泄着自己的喜悦,已经顾不得是否会吵醒一旁熟睡的父母。

************

时近傍晚,杰西卡才爬起床来,梳洗完毕,打扮出门。走在路上,小脸上都 是兴奋,她要去见约瑟夫哥哥,一想到他,就不免流露出沉醉的表情。约瑟夫哥 哥是她们全家的主人,光是看到他,就会令她们快乐和满足。何况,他还会许多 有趣的玩意儿,每次都能令她们享受到不一般的刺激。每隔一阵子,她就会同姐 姐和妈咪去找约瑟夫哥哥,不过她更愿意独自去找约瑟夫哥哥。

七拐八拐,杰西卡走到了那家熟悉的弗洛伊德照相馆。店门紧锁着,杰西卡 拿出钥匙,推门进去,只听到一阵阵女人陶醉的呓语丛内间传来。

「啊啊啊……好深啊……」

「不要……不要停……」

杰西卡在外屋静静地等着。「约瑟夫哥哥又在和女人爱爱了。」想到这里, 杰西卡心里不免有一丝妒忌。

良久,一声惊天动地的呼喊后,屋内男女的喘息才平静下来。内屋的帘子掀 开,约瑟夫赤裸着身体,毫不避讳地出现在杰西卡面前。那精壮健美的身体看得 她芳心一阵乱颤,下身逐渐火热起来。

「甜心,你又想我了么?」约瑟夫微笑地看着她,笑容里充满了挑逗。看着 这个小女孩,两个月前是那么青涩,现在已经隐现出小女人的婀娜,不知道是承 受了他爸爸多少精液的浇灌啊!

「约瑟夫哥哥,你好久没有干我了。我好想你哦!」杰西卡不掩饰地回答, 毫无害羞的神情。

「甜心,我也很想你,不过今天有个大姐姐在哦!哥哥下次再跟你爱爱好不 好?」

这个小女孩尝过性爱的滋味后,就对性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真不知道她是 出于性欲还是出于好奇,简直把约瑟夫当作种马,每一次见面都会疯狂地做爱。

「我从爹地那里学了很多东西哦,就想着和约瑟夫哥哥玩呢!我走了好多路 过来,约瑟夫哥哥还不理我。」杰西卡的小脸一黯,细巧的嘴唇已经撅了起来, 一副无辜的神情。

「再说,难道我就比不上那个姐姐么?」杰西卡接着挺了挺胸部,试图让自 己小小的乳房更显丰满,还扬起秀眉,用妩媚的眼神挑逗着约瑟夫。约瑟夫看着 她有趣的勾引举动,不觉哑然失笑。

「不是的,甜心。听话,下次哥哥一定和你爱爱,今天哥哥要陪姐姐。你回 去不是有爸爸疼你么?」杰西卡的性格已经稳定下来,对这个得意的作品,约瑟 夫不想用催眠限制她的发展,将她变成没有思想的奴隶,但对她的痴缠有几分无 奈。

「爹地没有哥哥好,我喜欢哥哥,我要哥哥和我爱爱嘛~~」杰西卡显出小 女孩的撒娇模样,握住约瑟夫的臂膀,用柔软的胸部轻蹭着约瑟夫。

「杰西卡,做个听话的姑娘,回去找姐姐玩好不好?」约瑟夫无奈之下,故 意扳起面孔,暗想着实在不行,就只能把她催眠回家了。

杰西卡看着约瑟夫生气的模样,倒也不敢坚持,眼睛一转,又想起另外一件 事来:「约瑟夫哥哥不陪我玩,那要教我变魔术,否则我就不理你了。」

「变魔术?什么魔术?」

「就是约瑟夫哥哥把爹地妈咪变成狗狗的那种魔术啊!」

约瑟夫明白过来,原来杰西卡一直以为他的催眠师魔术的一种,也难怪她会 这样认为,电视里的催眠总是出现在魔术节目中。

「甜心,你要学它做什么?」

「有人欺负我,我要把他变成小狗。」杰西卡一本正经地说。

约瑟夫刚想拒绝,转念一想,说不定是个不错的游戏呢!

「嗯,敢欺负我的甜心,哥哥替你报仇。」约瑟夫凑到杰西卡耳边,告诉她 魔术的技巧。

************

(一周后的下午,杰西卡的小学里)

「拉姆,泰迪!你们给我过来!」喧哗的教室中,杰西卡趾高气昂地朝着两 个男生喊道。

这两个男生在同龄人中算是高大强壮的了,黑色头发的是拉姆,棕色头发的 是泰迪。他们都是学校橄榄球队的队员,平时淘气捣蛋,从不好好学习,以欺负 办理同学为乐。

「杰西卡,干什么?你又有新的动画片看了么?」拉姆上前问道。

「你们跟我来就知道了。」杰西卡故作神秘地回答。

「什么嘛,要不是上次你的动画片不错,我们才不会理你这个傻姑娘呢!」

泰迪虽然十分不满,嘴里嘟嘟囔囔,但仍是和拉姆一起跟着杰西卡离开了教 室。

已经是放学时分,教室里面十分吵闹,学生们都纷纷整理着物品准备回家, 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

三人走到走廊的尽头,杰西卡伸手便打开了一扇门,带领拉姆和泰迪走进了 房间。这是学生们学习绘画的教室,四周的窗帘都已经拉上,到处摆着巨大的石 膏像和画架,显得格外凌乱和昏暗。也不知道杰西卡怎么能打开这间教室。

杰西卡呼的转身,气愤地面对拉姆和泰迪,狠狠地说:「你们以前老叫我肥 婆是不是?」

「有嘛,似乎有这么回事。怎么了?你不满意,我们就向你道歉好了。动画 片在哪里?」泰迪不耐烦地回答。

「哼,道歉就行么?」杰西卡似乎对肥婆的称呼十分恼怒,她虽然继承了母 亲的美貌,但是由于年龄的关系,脸蛋儿略有几分婴儿肥,看起来可爱娇憨。可 杰西卡不认为这是一个优点,还对此相当烦恼。

杰西卡不等他们回答,接着问道:「你们以前还抢过我的零花钱是不是?」

「那你想怎样?」拉姆和泰迪看到杰西卡来势汹汹的样子,不禁有些恼怒, 他们平时欺负孩子惯了,想不到有人敢吵上门来。

「那你们就要倒霉啦!」杰西卡露出得意的笑容道:「你们听过「美女魔术 师」没有?」

拉姆和泰迪听到这个名称,竟出人意料地平静了下来,脸上散发出恍惚的表 情,双眼都失去了孩子的灵气,双手垂下呆呆地站立在那里。

杰西卡要报复的,正是这两个孩子。其实他们也没有特别地欺负杰西卡,只 是骄傲的杰西卡最痛恨别人嘲笑她的缺点。当她看到约瑟夫的催眠能力后,特别 渴望能运用它去惩罚拉姆和泰迪。

约瑟夫也明白,要教会一个孩子运用催眠的能力,是不可能的。孩子脆弱的 神经无法凝聚起强大的意志力,去控制其它人,更遑论改造他人的意志。但是相 对地,孩子们也是相当容易控制的,他们薄弱的意志和良好的感受能力,就像一 张白纸,能够被轻易地带入催眠状态,接受各种指令。于是,他为杰西卡制作了 一盘录像带,表面上是孩子中最流行的超人动画片,实际上里面穿插着各种潜意 识图片和声音,以人眼无法识别的高速和高频在眼前耳边来回重复,就能达到催 眠的效果。

如果对成人来说,这种程度的催眠是难以达到满意效果的,但是对十来岁的 孩子来说,就已经足够有效。何况约瑟夫在片头就给予孩子们暗示,要反复地趁 父母不在观看这部录像带。经过一周的时间,相信指令已经深入他们的意识。

要说里面的命令,其实相当简单,除了让他们反复观看录像外,其余的主要 就是让他们在听到杰西卡说「美女魔术师」(杰西卡的提议)的时候陷入催眠, 并服从杰西卡的任何命令;在听到「魔术表演结束」的时候,恢复清醒且遗忘催 眠的事情。

今天,杰西卡的报复终于到来了,看着这两个呆立小男孩,她绵羊般的外表 上散发出狼的气息。

「拉姆,你不是说我是肥婆么?你现在是一只猪,你能想到最肥的猪!」她 先对比较胖的拉姆下达着命令。

拉姆听到命令,毫不犹豫地便趴到了地上,四肢摊开,肚子着地,鼻子里传 来哼哼的声音。他手脚并用,试图从地上爬起来,但是又好像由于不可抗拒的力 量,手脚的挣扎只是徒劳,肚子始终紧紧地贴在地上。

「泰迪,你会变成一条狗,一条听话的狼狗。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泰迪也服从地四肢跪地开始爬行,当他望向杰西卡的时候,就像看到了主人 般讨好地伸出了舌头,爬上来舔着杰西卡的鞋子。

杰西卡继续指挥着泰迪在面前绕着圈子,将鞋子扔出去,再命令泰迪去捡回 来,她将对家中狼狗的训练方法都用在了泰迪的身上。

在确定泰迪的忠心和服从之后,她又指着拉姆,向泰迪命令道:「你去咬那 只笨猪的屁股。」

泰迪顺着杰西卡所指的方向,向拉姆猛扑过去,凶猛地咆哮着,露出并不可 怕的牙齿,一口咬向了拉姆的屁股。尽管隔着厚厚的衣服,拉姆的皮肤没有受到 直接损害,但拉姆仍是被咬得呼呼大叫。拉姆努力挪动着四肢,想逃离开泰迪的 嘶咬,但却始终只是以肚子为圆心,在原地转着圆圈。

杰西卡看得兴高采烈,心情大好,天使般纯洁的小脸竟然流露出一丝残忍的 笑意。正当她要指挥泰迪发起对拉姆的下一轮进攻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大喝。

「拉姆、泰迪,你们在做什么!」

杰西卡转过头去,只看到自己的美术老师安妮站在门口,面带怒容地盯着自 己,心中一阵慌乱。

(2)

「拉姆、泰迪,你们给我停下来,不许再打架了!」安妮气冲冲的命令道。

拉姆、泰迪却好似对她的话毫无反应,仍然自顾自得扮演着厮打的野兽。安 妮顿时觉出了情形的怪异,拉姆和泰迪的样子并不像是普通的学生打闹,却好像 是两只动物。

她心中打了一个冷颤,看到站在一旁发呆的杰西卡,连忙叱问道:「你们到 底在做什么?让他们停下来。」

杰西卡早已经六神无主,经过她几天的观察,美术教室此时本该空无一人, 所以她才选择了这里作为捉弄男生们的场所。谁知道,安妮老师竟不知为何突然 闯了进来,撞上了这一幕好戏。

顺着老师的话,她向拉姆和泰迪命令道:「拉姆、泰迪,你们快停下来。」

拉姆和泰迪果然听话的停止了动作,只是仍然保留着匍匐的姿势,安静地趴 在那里。

安妮更是充满了疑问:「杰西卡,他们怎么了?你们跑到美术教室里来做什 么?」

「他们、他们……」杰西卡还只是个孩子,在老师的追问下,根本不知道如 何回答。

「快说,快点告诉老师,否则我立刻告诉你的父母。」安妮看到杰西卡的神 色,继续问道,脸上显出严厉的神色。

「……」杰西卡保持着沉默,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悠。

「老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听话啊,快把事情告诉老师,老师不会告诉别人 的。」安妮又换了一副神色。她也挺喜欢杰西卡这个孩子,长得可爱,又聪明伶 俐,就是有些顽皮。她知道拉姆和泰迪平时在同学中的口碑不好,认定了是他们 的过错。

「他们……他们被我施了魔法。呜呜呜……我把他们变成小狗小猪了。呜呜 呜……」杰西卡终于哭了出来,哽咽着说。

「魔法?什么魔法?你快和老师说。」安妮不解地问,暗暗觉得诡异。

「呜呜呜……我向约瑟夫哥哥拿了一盘录像,让拉姆和泰迪看了,他们就会 听我的话,就会变成小狗小猪了。呜呜呜……」

安妮这才有所了解,隐约知道那盘录像带有古怪,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才好。

「那你们先跟我走,到校长室去,让校长他处理吧!」

她一把拉起杰西卡,正要带她往房外走去。忽然身边一座石膏像上覆盖的黑 布猛地掀开了,一双粗壮的手从身后伸来,环住了安妮的头颈,她的口鼻被类似 于手帕的东西紧紧捂上了。她正想反抗,鼻中却传来了奇怪的香味,一阵晕眩后 昏倒了过去。

神秘的身影在安妮的身后慢慢浮现,正是约瑟夫本人。他早知道杰西卡的计 划,并不放心这个小姑娘单独使用催眠,更怕小姑娘的失误造成自己的曝光,于 是就潜伏在这里。果然,杰西卡的报复计划还没有正式开始,就被安妮老师发现 了。幸好,他准备着麻醉用的乙醚,就是为了防止催眠出现状况,看来小心永远 不会错,对一个催眠师更是如此。

他将昏睡的安妮平放在地上,低声安慰杰西卡:「别怕,哥哥在这里。告诉 我,她是谁?」

杰西卡被一连串变故慌乱了心神,听到约瑟夫问话才清醒了一点:「她叫安 妮,是我们的美术老师。」

「哦,原来是老师啊!」约瑟夫低下头,细细观察着。

安妮大约25岁左右,肤色白皙细腻,面貌恬静纯美,脸蛋是鹅蛋型,五官 精致而和谐,修剪精巧的眉毛与紧闭的双眼形成构成了秀美的弧线;鼻子并不高 挺,但与脸型十分相衬,小巧而圆润;微抿的红唇在昏睡中仍然向两边微弯,流 露出一抹笑意,似乎在做着最香甜的梦,其下点缀着洁白的细牙,令人生出想品 尝的冲动;脑后淡黄色的秀发扎成了马尾辫,令得她优美的脖子整个都露在外面, 画出诱人的曲线。

「啧啧,还真是个美女教师呢!」约瑟夫点评道,心中生出将她就地正法的 冲动。然而,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从怀中掏出一台数码相机,掰开安妮的眼皮,将镜头对准安妮,按下相机 的开关,一片柔和的红线射向了她无神的双眼。

「安妮,你听到我的话么?」

「能。」安妮的嘴微动着,发出细小的声音,秀眉不自觉地皱起,似乎在不 耐烦被人打扰清梦。

「安妮,我要你放松,再放松,慢慢地放松。我是你的朋友,你要听话。有 一道红光照着你,你要努力看着它,看着它你就觉得很放松,很舒服,似乎都融 化在里面了。」

安妮的眼睛似乎慢慢有了焦距,脸上也显出更加愉悦的神情。

「你会觉得红光照进了你的灵魂、你的思想,你就好像漂浮在红光里面,感 到无比的舒适。你不用思考,思考会让你感到疲劳,你要红光完全占据你大脑的 时候,只要服从我的命令就好,这样最轻松最舒服了。」

安妮的整个躯体都明显地松弛了,似乎溶化在了地上,呼吸渐渐有节奏地缓 慢了下来。

「下面,我由100数到1,每减1你就会感到红光沿着你的眼睛向下身扩 散,数到1的时候,它会完全占据你的身体。然后你就会进入最深的睡眠。现在 开始数吧!」

安妮的眼皮开始跳动,似乎在尽力抵抗着睡眠的侵袭,嘴角则微微抽动,应 该是在默默地倒数着。逐渐地,她上眼皮与下眼皮越来越亲近,而睫毛颤抖得厉 害,似乎最后一份力气都花在了上面。终于,她的眼帘闭合了,脑袋稍微地向一 边歪去,按照约瑟夫的指令陷入了沉沉梦乡。

约瑟夫伸出手,缓缓地触摸到安妮的脸庞。年轻的皮肤充满了弹性,而细腻 的手感更是说明安妮平时良好的保养。就算是在催眠中,安妮秀丽的面容仍能给 人带来知性的美感。

然而,约瑟夫的手并不满足抚摸安妮的脸蛋,它不安地向下爬去,在修长的 颈项盘旋了一阵,就顺利地滑入了淡绿色的连衣裙下。一片温暖的软肉被握在了 手掌中。即使隔着胸罩,还是能够感觉到青春的坚挺和触感,彷佛捧着一汪跳动 的温泉。手的主人并不忙于直接与安妮进行亲密接触,他只是不慌不忙地享用着 自己的猎物。最美好的食物,必须要慢慢享用。

约瑟夫一边抚摸着安妮,一边转头看着杰西卡,笑容中还带有责备的神情: 「甜心,你差点闯祸噢。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呢?」

杰西卡已经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只是刚才不敢打扰约瑟夫催眠而已,见到约 瑟夫责备,也不十分害怕。「哥哥要怎么处罚我都好,要不就像上次那样,绑起 来打我的屁股好了。」声音甜得发腻,小小的脸蛋上充满期盼,眼睛朦胧着一层 雾气,竟是一幅渴望的模样。

「你真是淘气,等会一定好好惩罚你。现在先处罚你的安妮老师。」约瑟夫 拿这个小淘气也没有办法,只好把矛头对准了安妮。

「好啊,大哥哥就像欺负其它姐姐一样欺负安妮吧!」

「催眠么?这次让她醒着吧,她看起来很害羞呢,说不定会很好玩。」约瑟 夫心想。

约瑟夫的手并不停歇,继续在安妮身上游走。凑到安妮耳边:「你能听到我 的声音么?」

「能。」安妮用微弱的声音回答。

「你是不是觉得很舒服,很放松,没有烦恼?」

「是。」

「这一切是我带来的。你还想要这一切。我是你的神,是我让你这么舒适。 你还想要的话,就必须服从我。」

「服从你。」

「你是谁?」

「安妮。」

「说,安妮会服从我。」

「安妮会服从你。」

看着这名柔顺的教师,约瑟夫感到欲火在心中熊熊燃烧,催眠时候最令人兴 奋的就是这种时候,占据一个人的灵魂,比占据一个人的身体,更令男人有满足 感。

「以后,听到我说「睡着的梵高」的时候,你就会陷入现在的状态,你就会 服从我的一切命令。知道么?」

「知道。」

「一会,我弹手指的时候,你会清醒过来,你不会记得催眠的内容,但是你 会觉得浑身没有力气,你也不能大声喊叫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是,你的身体会变 得比平时敏感十倍,任何触碰都会令你兴奋。知道么?」

「知道。」

「啪!」安妮悠悠醒转过来,却只见自己躺在一名陌生男子的怀里,而他的 双手竟在自己身上来回肆虐。她一声低呼,努力想要挣脱,却发现浑身没有一丝 力气,只得继续躺在他的胸口,任他轻薄。

「你是谁?你把我怎么了?」安妮努力压抑住惊恐,盯住这个还算英俊的陌 生男子,尽最大声质问道。可是由于催眠的效果,她的声音仍然十分低沉,犹如 情人间的耳语。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约瑟夫,是杰西卡的哥哥。」约瑟夫不慌不忙答道, 手却更加放肆,慢慢地解开了安妮胸罩的扣子。

安妮发现了他的目标,却无力抗拒。「你放手,杰西卡,让你哥哥放手。」

一旁的杰西卡却流露出顽皮的神情:「安妮老师,你真的要约瑟夫哥哥放手 么?大哥哥摸得很舒服的哦!」

安妮已经无从捉摸他们之间的关系,约瑟夫已经解开她胸前的钮扣,一只大 手直接覆盖上了她的乳房。她只觉胸口传来一阵不可抵挡的快感,一颗心都彷佛 要跳了出来,不知道何时自己变得这么敏感。

约瑟夫的手轻轻的揉捏着安妮的丰乳,任柔软的乳肉在指缝中蠕动,中指熟 练地拨动着安妮的乳头,令这小小的蓓蕾慢慢绽放。他的手,时而左右摇摆,时 而轻轻提拉,每次动作都会引得安妮一阵娇喘。

安妮觉得自己似乎要失去思考的能力,自己莫名其妙地昏倒,醒来后就躺在 陌生男子的怀里,还奇怪的失去了力气,不能呼救,现在竟然对他的挑逗还产生 了快感。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努力抵挡着胸前传来的一阵阵如潮 快感,心底竟然隐约渴望着约瑟夫能重些、再重些……

约瑟夫将安妮平躺在地板上,将空闲下的手伸往安妮的裙下,摩挲了一番光 洁滑腻的大腿后,终于直达目的地。微微一摸,内裤已经湿漉漉的,紧紧地贴在 阴户上,稍稍一摁,就能够感觉到它包裹着的火热和泛滥。

安妮早就闭上了眼睛,黑暗使她对约瑟夫的触摸更加敏感。当约瑟夫的手指 触及到她下身的时候,安妮紧紧地咬住了自己嘴唇,不让自己发出淫荡的声音。

但是,当约瑟夫的手轻巧地褪下安妮的内裤,在她湿滑的肉缝上摸索的时候, 她终于忍不住地「啊」了出来,快感向四肢百骸散开去。

约瑟夫的手指精准地找到了那粒隐藏着的花蒂,稍一抖动便将它从层层花苞 中剥离开来,忽急忽缓、忽轻忽重地揉弄了起来。安妮再也忍耐不住,跟着约瑟 夫的动作轻哼起来。她似乎全身的血液都冲向了下体,整个大脑中都回荡着阴蒂 上的感觉。

快感逐渐累积,安妮感觉到高潮的渴望如同潮水般侵袭着自己理智的堤岸, 尽管她努力克制自己,仍然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阵羞人的娇声。渐渐地,能量聚 积到了崩溃的边缘,安妮几乎能够感受到子宫内部的抽搐,久违的高潮就要降临 在自己身上,她已经准备不顾一切的高喊了。这时——可恶的男人竟然停止了动 作,甚至抽出了沾满淫液的手指。

「给我,不要,不要停。」安妮此时已经顾不得其它,只是扭动身体,要求 约瑟夫继续之前的淫戏,哪怕他只是将手指放在里面,安妮也能够爆发出来。

安妮睁开了双眼,用渴求的眼神紧紧盯住约瑟夫。约瑟夫只是含笑看着她, 挑逗着将湿淋淋亮晶晶的爱液涂在了安妮的大腿上:「想要么?求我啊!」

安妮喘着气,尽力抗拒着身体里面翻腾不止的情欲,即便是现在,她也无法 做到开口求陌生人玩弄自己。

约瑟夫也不再逼她,缓缓站起身,脱下裤子,露出早已怒张的阳具。

安妮惊慌起来:「你要干什么?」眼睛却离不开约瑟夫指向天空的肉棒,脸 上带着一丝恍惚。

「当然是干你了,安妮老师。」

约瑟夫跪坐在安妮身后,将她的双腿架在自己腰上,也不脱去她的长裙,只 是向上翻起,然后将分身慢慢对准安妮泥泞不堪的小穴,在洞口摩擦几下后,用 力一推,整个肉棒一插到底。

「啊!」安妮的头猛地抬起,努力地长大着嘴,却只发出类似气球漏气的声 音,双眼向上翻去,不知道是极端的痛苦还是快乐。

约瑟夫也不停歇,他压抑很久的冲动在此时爆发开来,由于肉腔已经充份湿 润,他也无需任何技巧,只是根据本能的驱使尽力抽插着,每一次肉棒都是尽根 而入,尽根而出,每次都带出一大片白浊的爱液。

安妮很快适应了这种粗暴的性爱方式,口中逐渐呼喊着不明含义的口号:

「哈,好爽,啊……要死了。」

「啊……不要停……啊啊啊……插到底了。」

「啊啊啊啊……插死我了!啊啊啊……要丢了,要丢了!」

可能是早就濒临在高潮的关系,抽插不过二百来下,安妮就颤抖着到达了顶 峰,尽管浑身无力,放在约瑟夫身上的大腿还是紧紧地箍住他的腰部,试图将他 推入自己的身体的最深处。

约瑟夫却没有因此而给予安妮休息的机会,他仍然孜孜不倦地将肉棒在安妮 的身体进进出出,体会着年轻小穴给自己带来的快感。安妮早已经忘记自己身处 奸淫之中,不但双腿夹紧,屁股不断向上迎合着约瑟夫的肏干,还伸出鲜红的舌 头追逐着约瑟夫的嘴唇。

约瑟夫也迎上了安妮的热吻,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互相交换着彼此的唾 液,溢出的口水顺着嘴角缓缓流下,只画出淫秽的印记。

安妮慢慢迎来了第二次、第三次的高潮,身体逐渐失去了最后一点气力,只 是无力地在约瑟夫的抽插下扭动着,口中的呼喊更加混乱:

「啊啊……好啊……」

「不要……小穴……爽……啊啊……」

「死了……啊,好深……」

要不是约瑟夫早就对她下了控制音量的指令,恐怕整个学校都会知道这里发 生的一切。

在不惜体力,大开大合的猛干下,约瑟夫渐渐觉得肉棒膨胀起来,酥麻的感 觉也越来越明显。终于,他感到脊梁上一阵凉意往下传递,难以控制的快感却冲 上了大脑,猛地将肿胀到极限的肉棒插往安妮的阴道深处,精关一松,大股大股 的精液就向外喷射而出。

「啊啊啊……顶到子宫了……顶坏了……啊啊啊……要烫死了……」胡言乱 语中,安妮再一次攀上了高潮,下体也涌出了大量的爱液,却被仍在喷发的肉棒 堵在了子宫口……

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约瑟夫这才将肉棒从安妮的小穴中拔出,软疲的 肉棒上沾满了白浊的液体,而更多的液体则从安妮张开的小穴中不断向外涌出。

安妮的理智终于恢复了过来,她刚想痛斥侮辱她的青年,却只听他轻声问自 己:「你知道什么是「睡眠的梵高」么?」

安妮无法抵抗,只觉得一阵晕眩,又陷入了最深沉的睡眠之中。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