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羊倌、舅舅、叔伯照料下的姐妹
羊倌、舅舅、叔伯照料下的姐妹

羊倌、舅舅、叔伯照料下的姐妹

作者:不祥

在一个偏僻的农村,有一个寡妇,叫何媛,一个人辛苦地养活着两个女儿, 大的叫静淑,11岁,小的叫静贤,9岁,两个人都长得既漂亮又可爱。因为生 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又是女孩,另外母亲也没有能力,因此两个人都没有上过学。

这一年夏天,何媛每天都去地里干活,从来舍不得让两个女儿受风吹日晒, 每天去干活时,将两个女儿留在家里。怕她俩出去被人欺负,每次都将院门从外 面锁上。

静淑和静贤都非常淘气,每天等母亲出门后,她俩就无法无天地玩,有时脱 光衣服,互相玩小穴,直到玩得精疲力尽才肯罢休。

有一天,他们正在玩耍,听到外面有一个男人和女人在吵架,女的说话很脏, 「我操你妈。」,男人骂道「哈哈,你操我妈?你有操逼的鸡吧吗?我看我操你 吧」。两个人越吵越厉害,后来在别人的劝说下,终于散开了。可是两姐妹听到 说「鸡吧」,都觉的很奇怪,因为她们只知道有逼,她们俩和她们的母亲都有逼, 可以什么是鸡吧?而且听外面的人说只有男人才有鸡吧。从此,「鸡吧」变成了 她们俩思考和想象的东西了,有一天,她们俩实在是想不通了,就问她们的母亲, 「什么是鸡吧?是什么样子?是干什么的?」。但是却遭到母亲的一顿大骂。

可是越是想不通,她们就越想知道。静贤虽然小,但脑子很灵活,突然灵机 一动,说「静淑,舅舅也是男的,要不我们去他家,看看什么是鸡吧」。静淑立 即附和说「对呀,那明天我们就去舅舅家看看,等母亲回来我们就告诉她,我们 明天去舅舅家,正好好久没有去那里了」。

母亲从地里干活回来,她们就告诉母亲,明天要去舅舅家,母亲这几天让她 俩烦死了,老是问「鸡吧」的事,并且说起鸡吧也勾起了母亲对鸡吧的思念,因 此心情很烦躁,听她们说要去舅舅家,觉得正好让自己骚动的心清净一下,就同 意了,不过她哪里知道她们俩去舅舅家的真实意图呀。

第二天,两个人很兴奋,早早就起床了,可是母亲还在睡觉,等母亲起床后, 做完早饭,她们吃过后,姐妹俩就想动身走,母亲说「我先去地里摘些豆角,你 们给舅舅带着」。等到半上午的时候,母亲摘了豆角从地里回来,分别用两个小 包放在里面,说「你们一人拿一包,这样就不会太重了」。

两个人拿着各自小包,蹦蹦跳跳地出发了,去舅舅家要翻过一座小山,大约 有5里地。等两个人兴奋地爬到山半腰时,觉得又累又渴。静淑提议说,「左边 沟里有泉水,我们先到那个沟里喝点水,歇一会再走」。当他们来到沟底时,发 现有一个小羊倌正在那里喝水,有些羊也在喝。小羊倌看见两姐妹时,心里就产 生了邪念,问到:「你们是不是要喝水呀?用我的水壶喝吧,我刚灌的」。姐妹 俩正愁不知道用什么盛水喝,现在有小羊倌的水壶,就方便多了,她们接过狂饮 一气,喝得肚子鼓鼓的,再加上已经走了好长时间,现在实在走不动了,将水壶 交给小羊倌后,就坐在一个地埂上歇息。

小羊倌就和她们聊起天来,问「你们去哪里呀」,静淑说「去山后的舅舅家」, 小羊倌问「去舅舅家干什么呀?串亲戚」,静贤觉得小羊倌为人很随和,就枪着 说「去舅舅家,一是串亲戚,二是看鸡吧」。就将她们心里的疑惑都说了出来。

小羊倌看出两姐妹什么都不懂,就笑咪咪地说,「看鸡吧还用跑那么远?我 就有鸡吧,你们想看吗?」

姐妹俩一听,都高兴地拍手跳了起来,齐声说「太好了」。这时小羊倌就靠 近两姐妹,将裤带解开,将裤子一下子褪到脚脖子,也没有穿内裤(那里的风俗 习惯,只有女人来例假时穿裤衩,其他时间都不穿)。两姐妹开始仔细观察还软 啦吧叽的鸡吧,不是还用手摸一下,静淑看了一会说「鸡吧这么小呀,还这么软」。 小羊倌说「那是因为他饿了,如果他饱了,就会变大。」静贤说「真的?那他吃 什么呀?」

小羊倌说「吃你们的尿,他就饱了,也变大了」。静淑就对静贤说「妹子, 我们就正好喝了那么多,现在也想尿了,我们就尿一泼给他吃」,静贤说:「好 呀」。

可是小羊倌制止了她们要尿尿的动作,说「他只吃热尿,你们尿出来,就凉 冷了,他就不吃了」,静贤说:「那怎么办呀?"

小羊倌说「他要自己进去吃你们的尿,你们同意吗?」静淑和静贤互相看了 一眼,达成一致,同时对小羊倌点了头,然后说「我们谁先来呀?」。

小羊倌将他的雨衣铺在一块有细绒草的地上,又将他的衣服脱光了铺在雨衣 上,然后才对姐妹俩说:「你们都脱光衣服,躺在上面,让他一个人一口地吃, 吃你们第一口时,他会咬你们一下,略微有点疼,等吃第二口时,你们就不疼了, 还会很舒服」。(要知道,这个小羊倌是一个孤儿,今年19岁,现在仍然是光 棍,不过他用赚的钱,搞过许多女人,没钱时就操母羊解决生理需要,因此可以 说是花丛老手、杆插百逼了,看见这么可爱的两个漂亮小女孩,心里早就兴奋得 不得了。)

等两个女孩都脱光衣服,平躺在小羊倌的衣服上,由于雨衣下面有草,感觉 很舒服。他们都在等着喂小羊倌的鸡吧。

小羊倌挤在姐妹中间,一只手一个地开始抚摩两个女孩,女孩的乳房刚发育 一点点,红红的乳头,半个核桃大小的乳房,真是漂亮极了。再往下看,两座鼓 鼓的、白白的小馒头,夹在两腿间,中间一条小缝,勾勒出美妙的画面。小羊倌 得意地欣赏爱抚着两个小女孩,只是感觉自己的手太少了,眼睛太少了,恨不得 长三头六臂。

爱抚、抚摩、欣赏了一阵子,两个小女孩在花丛老手小羊倌那极其富有挑逗 性的攻势下,感觉浑身舒服,但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都不自觉闭上了眼睛。

小羊倌来到并跪在静淑的两腿间,用他那早已愤怒的龟头地在那迷人的小缝 上下磨蹭着,边磨边往里压,鼓鼓的小穴不断地变换形状,从Φ形变成凹形,再 从凹形变成Φ形,等到感觉润滑了,小羊倌就将他那插过百逼的龟头停留在那柔 软的凹陷处,开始慢慢地一顶一松,小逼裂开了,象是要欢迎入侵者,小羊倌开 始浅浅地用半截龟头抽插,每抽插一下,就深入一点,整个龟头进去了,小羊倌 感觉到前面有阻挡物,保持这种深度,又抽插了一会,感觉到小逼四周有脉动, 知道静淑有反应了,就抱住小女孩的腰,屁股用力前顷,扑叽伴随着「哎呀」一 声,整个大鸡吧全进去了,小羊倌感觉到静淑全身痉挛,他就保持不动,开始抚 摩静淑的乳房,并且亲吻她那柔软的小嘴。感觉到静淑的身体松弛了,他抽插了 几下,看到静淑的表情舒缓了,就拔出了鸡吧。1G3小羊倌对姐妹两说:「你 们看,他只吃了一个人的尿,就变大了,等吃完另一个人的尿,她就更大了。」

静淑认为刚才的疼是值得的,心里也感觉很舒心。静贤刚才听到静淑痛苦的 叫声,心里很害怕,就看着静淑水:「是不是非常疼呀?」静淑说:「刚插进去 的时候,是有点疼,也很胀,不过等他吃尿的时候,就开始舒服多了」。静贤听 后说:「我怕」。静淑说:「为了让他吃饱,你就忍受一下,就象他说的,开始 会咬一口,是有点疼,不过等一会就不疼了。」静贤听了后,紧张的心放下了, 重新平躺后,小羊倌晃动着青筋暴跳的鸡吧,来到静贤的双腿间,跪下后,用沾 满阴液和鲜血的大龟头,耐心的磨蹭静贤的那可爱的小穴,同时抚摩着她的乳房。

感觉到有点润滑了,就用手握住大杆子,从下而上地在小缝里挑动,挑了二 十多下,感觉更润滑了,就找准那柔软的凹陷,停在那里,开始顶动,随着不断 地顶动,龟头慢慢地埋入了小逼里,静贤有点紧张,用手使劲地推小羊倌,避免 他的深入,小羊倌低下头,考试亲吻静贤的嘴巴、耳朵、脖子,当感觉到静贤推 着的手松了,把握住这一重要机会,屁股使劲一顶,「扑叽」「哎呀」,进去了, 感觉到比静淑的小逼紧许多,箍得他的鸡吧都有点疼。小羊倌为了稳定激动、想 射的情绪,深深地做了几次深呼吸,同时等待静贤适应如请者,在此期间,还不 忘记不断地爱抚静贤的敏感地带,乳房、乳头、脖子、胳肢窝、阴部上的小豆豆。

感觉静贤已经适应了,他就开始缓出缓入,一下一下地抽插。看到静贤的脸 色开始红润了,知道她已经在享受了,这时静淑也靠了过来,问小羊倌:「你的 鸡吧吃饱了吗?我现在想尿了,让他进来吃吧。」

小羊倌知道她看得动情了,就拔出鸡吧,对静淑说:「你躺下,让她爬在你 身上,一个人吃一口,轮流进行。」

静淑听话地躺下,小羊倌将自己割的一袋子草垫在静淑的屁股下面,让静贤 爬在静淑的身上,他跪在两姐妹四条腿中间,开始一人一下地抽插起来,姐妹俩 互相拥抱着,乳房正好相对磨蹭着,每插一下,带动着她们的乳房就磨蹭一次, 她们的呼吸开始加重了,因为体会到刚才被小羊倌亲吻时的乐趣,两姐妹的两张 游人的小嘴,很自然地就重合在一起,并且开始吸吮对放。小羊倌在轮流抽插的 同时,将手伸到了挤扁了的乳房中间,边抽插边抚摩乳房,姐妹俩边亲吻。小羊 倌感觉自己比神仙都快乐,看着两具美丽的裸体,操着鲜嫩的小逼,抚摩着游人 的乳房。

他太激动了,开始加速了抽插,而且在每个人的小逼里抽插十来下,才再抽 插另外一个小逼,动做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重,终于忍受不了了,在轮到抽插 静贤时,他忘记了应该轮流抽插,而是在静贤的小逼里加速地抽插,大起大落, 终于阳关被打开,一股热精射进了静贤的小逼里。

小羊倌翻身躺在衣服上,直喘气,姐妹俩也如同棉花一样,软软地叠在一起。

不知道他们做了多长时间,反正已经是半下午了,小羊倌和姐妹俩休息了一 会,小羊倌取出自己带的干粮,平分三份,用水壶取了些水,边吃边喝。

姐妹俩已经被小羊倌征服了,一边一个,喂干粮的喂干粮,喂水的喂水。小 羊倌觉得自己比皇帝都幸福,和姐妹俩约好,以后有机会就让鸡吧吃尿,并且等 她们长大了,就娶她们两个做老婆。

等吃完,姐妹俩才想起来,不光是去舅舅家看鸡吧,还要给舅舅送豆角呢, 可是一找,在不远处只有两个空包,豆角早就让羊吃光了。

姐妹俩只好悻悻地穿好衣服,和小羊倌道别后,直接返回了家中。母亲正在 家中擀面,看到两人回来,母亲觉的奇怪,就是去了舅舅家就往回赶,现在也到 不了家呀,就逼问两人,两人都不说话,并且表情异样,母亲本来就因为鸡吧的 事情而心烦意乱,一下就火了,拿起擀面杖,就开始一人一下地打屁股,后来两 姐妹终于说出了事情的原委,母亲一听,悲痛欲绝,天呐,怎么办呀,伤风败俗 呀。等到晚上时,母亲将两个熟睡的孩子勒死后埋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自己也 上吊自尽了。

(看到朋友们的评论,其实在我预料之中,被来也是准备写续集的,是想观 察一下大家的反应,闲话少说,回归正题)

(其实人算不如天算,母亲何媛字以为随着她们的消亡,耻辱、伤风败俗等 都随之消失了,她穿着平时最好的衣服,上吊了。但是事实上却只是她自己死了, 而且走的很悲凉、辛酸。由于何媛在勒死孩子时,用的力量不是很大,导致孩子 只是暂时停止呼吸,休克了。在她埋孩子时,挖的坑也不深,而且填土时也比较 松散。)

经过了一段时间,首先姐姐渐渐苏醒了,觉得身上被什么东西压着,而且呼 吸不畅,想坐起来,就猛挣扎了一下,结果头首先露了出来,借着明亮的月光, 她发现自己在自家的葡萄架下。同时她感觉到自己的腿部碰到一个柔软的东西, 她就用手开始刨土,一会妹妹也暴露出来了,她慌忙站起来,并且将妹妹拉起来, 妹妹在姐姐的拉动下,也渐渐恢复了,睁开眼睛,迷茫地问姐姐:「我们不是在 屋子里睡觉吗?现在在什么地方呀?」。姐姐说:「你看,这不是我们的葡萄架 吗?我们在自家院里呀」。她们拍掉身上的泥土,边向屋里走,边呼唤着母亲, 「娘,娘」。可是没有应答。当她们走进屋里,点着煤油灯(那里还没有通电), 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母亲吊在房梁上,舌头伸在外面,眼睛瞪得溜圆。过了好 长时间,姐姐先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抱着母亲的双腿,哭喊着:「娘,你怎么不 要我们了呀?娘……」。在姐姐的感染下,妹妹也抱住母亲的腿和姐姐,大声地 哭喊着。

哭声惊动了四邻,他们纷纷赶来,帮着将母亲解了下来。本家伯叔们张罗着 母亲的丧事,找棺材将母亲成殓在堂屋中,赶制孝衣,设置灵堂。并且告诉正在 哭泣的姐妹俩:「你们母亲死了,得通知人主(在农村里,为了避免妇女受欺负, 娘家哥哥或弟弟就是她们的人主,妇女死后,必须经人主检查后,方可盖棺盖、 入土为安,如果人主有疑意,就不能发丧),你们俩天亮后就去舅舅家报丧(指 告知亲人死亡之事情),你们也不要太难过,你母亲守寡这么多年,拉扯你们俩 也不容易,肯定是受不了啦,才走这条路」。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母亲的真实死因, 以为是受不了生活的压力才自杀的。

姐妹俩整也未眠,守在母亲的灵前。第二天天一亮,姐妹俩就穿着孝衣,赶 往山后的舅舅家报丧,看到舅舅,姐妹俩泪如泉水,俗话说见舅如见娘,心中的 悲痛全在这里表达出来。等姐妹俩渐渐平息后,舅舅就问母亲的死因,姐妹俩对 舅舅没有堤防,就将具体情况讲述了一遍。

舅舅听后,沉默了一会会,才安慰道:「你们娘走了,你们也不要太自责、 太难过,以后舅舅就经常去看你们,你们也经常来舅舅家,需要什么,只要舅舅 有,尽管说。」

姐妹俩连同舅舅一起赶回家,办理母亲的丧事。

等料理完母亲的丧事后,姐妹俩在伯、叔的帮助下,也到地里干些力所能及 的农活。有一天,姐妹俩吃过早饭,准备一起去地里拔杂草,在去的路上,远远 看见小羊倌赶着一群羊,从对面慢悠悠地走过来。妹妹一看见小羊倌,猛地跑到 他跟前又踢又打,还不住地说:「你还我母亲,你还我母亲」,还不断地辱骂。

姐姐比较懂事,忙过来拉住妹妹劝慰。小羊倌一看是被自己前几天操过的俩 姐妹,感觉有些迷茫,当时完事后,还约和做他老婆的,怎么现在对自己又踢又 打,还要让自己还她母亲?小羊倌是经历丰富的人,他知道肯定有什么自己不知 道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笑着对妹妹说:「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该告诉我是 怎么回事呀?」

还是姐姐冷静,将最近家中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小羊倌,小羊倌一听,心里 可美了,心想,以后想去操她们,就直接去它们家操,比下铺地上盖天要舒服、 痛快多了。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都是我不好,为了让你们看鸡吧,为了让 你们喂鸡吧,把你们母亲害死了,以后有什么困难,地里有什么活,就告诉我, 羊倌的差事我也不干了,我养活你们」。刚失去亲人,又听到这么暖心的话,妹 妹的态度也变温和了。在和小羊倌告别时,小羊倌说:「今晚我去你们家,看看 有什么我需要干的,你们住在哪里?」

姐妹俩自从母亲去世后,每天天一黑就感觉害怕,夜里也不熄灯,睡觉也不 安稳,听小羊倌说晚上要去她们家,心里也不排斥。就告诉小羊倌她们家的具体 位置,然后去地里干活了。

晚饭后,由于天热,俩人脱光衣服,坐在炕上,说着闲话,等待小羊倌的到 来。过了一会,小羊倌就翻墙入院,来到窗户前,轻叩窗玻璃,姐妹俩听了,知 道是小羊倌来了,姐姐下地出去开了门,小羊倌一看,一丝不挂,兴奋地急忙将 门闩上后,横腰将姐姐抱起来,一条胳膊插进屁股沟,用手托住姐姐的屁股,一 条胳膊拦腰搂住,将手探出来扣住一个乳房,边进屋边双手齐动,等进屋后,将 姐姐放到炕上,很麻利地将仅有的汗衫和裤子脱了下来,一根粗壮的大鸡吧暴露 在空气中,随着他的动作,上下晃动着。

小羊倌立即爬上炕,对姐妹俩每人亲了一口,还不停说:「想死我的老婆了」。 因为考虑到今天时间比较宽裕,姐妹俩又不是新开苞,小羊倌决定今晚好好地玩 玩这两具美妙的臀部。

他躺爬在平躺在炕上的两姐妹中间,两只手分别爱抚着两姐妹的乳房,两条 腿分别放在两姐妹的两腿间,嘴巴不时地轮流亲吻着两张红樱桃一样的小嘴。他 的每只手轮替抚摩的两只乳房,每条腿不断地磨蹭着一人的阴部。在他三管齐下 的高超的挑逗下,姐妹俩的性欲望慢慢地被激发出来,脸色也越来越红润,呼吸 渐渐地急促,眼睛越来越迷离。小羊倌感觉到挨着阴部的腿部也有潮热的感觉, 他知道关键时刻到了。

小羊倌翻过身来,平躺在炕上,他那中部已经是一柱擎天,小羊倌先让姐姐 骑跨在他身上,让妹妹手扶大鸡吧,对准姐姐的小逼眼,小羊倌看着洁白、美丽 的姐姐,双手不断地抚摩那晶莹剔透的乳房。姐姐的表情越来越迷离,被小羊倌 摸得浑身发软,双腿已经支持不住身体的重量,就听见「扑叽」一声,姐姐的小 穴整个套住了小羊倌的大鸡吧,同时姐姐兴奋地发出「恩」的一声。小羊倌的大 鸡吧正好顶在姐姐的花心上,将姐姐顶得浑身发颤,这时,小羊倌让妹妹扶住姐 姐的双胯前后地推拉着姐姐,姐姐的逼心被小羊倌的大鸡吧龟头来回地拨动着, 更是增加了快感,阴水一下子嗤了出来,浇的小羊倌浑身一激灵,他赶快通过鼻 吸口呼,做了几次深呼吸,才抑制住射精的冲动。

姐姐的身体越来越软,整个身子爬在小羊倌身上,小羊倌正好亲住了姐姐的 嘴巴,并且不停地吸吮,用舌头在她嘴里搅动。同时屁股随着妹妹推动的节奏, 每往后拉时,他就挺动一次,那样每次鸡吧都最深地插入姐姐的小逼里。随着时 间的推移,小羊倌挺动的频率在加快,妹妹已经掌握了频率,随着加快的挺动, 她也加快了推拉,达到了步调一致。这时,小羊倌让妹妹退开,他搂住姐姐的腰, 在炕上一滚,就变成了他在上面了。

小羊倌双手分别按在姐姐的两个乳房上,开始大起大落地用大鸡吧猛操姐姐 的小逼。姐姐已经尝到了操逼的乐趣,配合着小羊倌抽插的节奏,舒服地不断地 向上拱屁股,终于,小羊倌猛地一插,停止不动了,一股热精射在姐姐的逼心中, 使得姐姐浑身发软,昏迷过去。

这时,小羊倌的鸡吧慢慢软了下来,从姐姐的逼里滑了出来,同时一股精液 从姐姐小逼口流了出来。在姐姐歇息的这个时候,小羊倌将妹妹拽过来,和他面 对面躺在炕上,亲吻着妹妹那刚成型的小乳房,抚摩着妹妹那光秃秃、滑溜溜的 象小馒头一样的小逼盖。妹妹用手摸着小羊倌那已经软拉巴叽的鸡吧,过了一段 时间,在妹妹的抚摩下,年轻气盛的小羊倌的鸡吧开始苏醒了,慢慢地勃起了, 他的手与嘴也加快了爱抚与亲吻的频率。小羊倌由于看见过羊操逼前,公羊先对 母羊的逼又闻又舔舔,才使得母羊同意让公羊操,因此,小羊倌的头移到妹妹的 逼前,伸出舌头,开始在妹妹的逼缝里来回地舔起来,妹妹被小羊倌舔得弓起了 腰,双手按住小羊倌的头,希望舌头舔得更深。小羊倌看时机差不多了,就让妹 妹爬在炕上,将屁股高高地翘起来,小羊倌跪在妹妹的身后,先用手握着那暴怒 的大鸡吧,用龟头在妹妹的逼缝里上下地拨动,妹妹被刺激得浑身发软,低下了 腰身。这时小羊倌将大鸡吧的龟头放进妹妹的小逼口,然后双手扳住妹妹腰腿, 使劲一顶,扑叽一声,一竿子插到底,妹妹感觉到逼里面很胀,不过也很充实。 小羊倌扶着妹妹的腰腿,开始上下活动屁股,让大鸡吧头上下挑动妹妹的逼心, 妹妹舒服地直往后挺屁股,小羊倌看到妹妹欲望已经强烈起来,他就扳住妹妹腰 腿,开始抽插起来,抽时只留龟头在里面,插时恨不得将蛋子也插进去。只听到 劈啪劈啪的碰撞声。小羊倌的速度越来越快,次次到底,都顶在妹妹的花心,妹 妹浑身发软,腿慢慢地塌陷,可是每一次都让小羊倌向前一挺,又直起来。操了 一千多下,小羊倌终于猛地一挺,紧紧地搂住妹妹的腰身,大鸡吧开始脉动,一 波一波地射进妹妹的逼里。这时如果不是小羊倌大鸡吧挑着妹妹,她早就瘫软在 炕上了。

小羊倌左拥右抱,躺在已经昏厥的俩姐妹中间,爱抚着男人都着迷的三点, 很快进入了梦乡。次日早上天刚蒙蒙亮,小羊倌怕毁坏俩姐妹的名声,赶紧穿好 衣服,爱怜地看着熟睡的、美丽的俩姐妹一会,在每个人脸上各亲了一口,悄无 声息地离开了。

天将大亮的时候,舅舅就赶来看两个外甥女了。舅舅虽然知道了自己妹妹死 亡的原因,但是他却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外甥女的想法勾起了他对她们的邪念。 早上本来舅母想让他用大鸡吧犒劳一番,但是由于舅舅心里想着两个如鲜桃一样 的外甥女,要保持有充足的子弹,享受她们那嫩而鲜的美逼,因此才没有理会那 已经松垮的、毛拉吧茬的舅母的肥逼,而是快速地赶到外甥女家,准备在她们起 床前,好好地享受一番。

由于小羊倌走时只是将院门关闭了,并没有闩上。舅舅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舅舅还在心里埋怨两外甥女的大意,嘀咕道:「要是坏人来了,那可怎么办」。 舅舅进院后,将门闩好,进屋后,看着两个外甥女四脚巴叉地躺在炕上,浑身一 丝不挂,舅舅看呆了,多么漂亮的小嫩乳房呀,多么迷人的鲜嫩的小逼呀。舅舅 觉得眼睛都不够用了,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应接不暇呀。;

舅舅深深地呼吸了几次,平息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快速地脱掉仅有的汗衫和 裤子,露出了那六寸多长,一把都握不住的大鸡吧,此时龟头眼已经流出了一滴 粘液

舅舅赶快上炕,坐在两姐妹中间,一只手照顾一个,开始在那鲜嫩的乳房上、 小馒头一样白而美的嫩逼上不停地抚摩。并且时不时将指头插进外甥女的嫩逼眼 里抽插着。发现两个外甥女的逼里很滑溜,还有液体慢慢地渗出。舅舅也没有多 想,以为是外甥女在他的抚摩下兴奋地流水了,其实是小羊残留在姐妹逼里的精 液。两姐妹由于昨晚被小羊倌干得筋疲力尽了,在舅舅不停的爱抚、抠弄下还没 有醒转。再说舅舅的鸡吧,虽然比小羊倌的短了一点,但是却比小羊倌的鸡吧粗, 此时已经完全勃起了,直直地向上撬着,尤其是龟头,有乒乓球一样大。舅舅先 跪在静淑(姐姐)的双腿间,在静淑屁股底下垫了一个枕头,用龟头研磨了一会 静淑的小逼,然后扶住静淑的细腰,对准静淑的逼眼,一挺,噗叽,奢大的龟头 进去了,这时舅舅感到静淑的逼一夹,他就暂时停止不动,用带着老茧的双手扣 在两个乳房上,不断地揉搓。看着静淑那美丽的脸庞,不自觉地压低身子,吻住 了静淑的樱桃小嘴。三个不同地地方被占领,静淑被弄醒了,还以为是小羊倌在 操自己,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是舅舅,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以为是在做梦, 可是静下心一想,她的三个地方都被占领,而且还有感觉,不应该是做梦。这时 清醒多了,躲开吻着她的舅舅的嘴巴,说:「舅舅,真的是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舅舅说:「不是舅舅,你以为是谁呀?」静淑说:「我还以为是小羊倌呢,他昨 天晚上来了,把我们都操昏了」。舅舅一听,心想,怪不得觉得她们逼里湿乎乎 的,原来是小羊倌的骚液呀,心里不免有些嫉妒和吃醋,自己的外甥女,自己都 舍不得动,却让小羊倌操了两回,因此他不自觉地使劲一挺屁股,一插到底,只 听静淑「啊」地一声,虽然姐妹两都被小羊倌操了两回了,可是小羊倌的鸡吧比 舅舅的细一圈,刚习惯了小羊倌的细鸡吧,对舅舅粗壮的鸡吧一时还适应不了, 因此在舅舅愤怒心情下猛力地一插,才发出了叫声。

她的叫声惊醒了一边的妹妹静贤,当静贤看清眼前的情形,先向舅舅打招呼 道:「舅舅来了?」等舅舅回应后,她就爬过来,看着舅舅和静淑的结合部,并 伸手插在结合部处,说道:「舅舅的鸡吧这么粗呀,怪不得她受不了,如果是我, 肯定会撑破的」。舅舅爱怜地摸了一下不懂事的小外甥女,说:「你们都已经被 小羊倌操了两回了,舅舅的鸡吧再粗,操你们时也没有小羊倌第一次操你们时疼, 知道吗?不信你问问你静淑」。静贤说:「姐姐,是真的吗?」静淑说:「开始 插进来是是很胀,不过现在不了。」舅舅得意地说:「如果你们习惯了舅舅的大 鸡吧操你们,以后小羊倌再操你们时你们就不满足了。」这时舅舅开始耸动着屁 股,开始有节奏地抽插着静淑的嫩逼,并让静贤抚摩他的卵蛋。静贤边抚摩边说: 「舅舅,你的蛋比小羊倌的大多了。」舅舅听了很得意,他知道如果自己经常用 粗壮的鸡吧操她们,以后她们就会忘不了自己的大鸡吧。舅舅一边心里得意,一 边屁股耸动,开始抽插着静淑的嫩穴,感觉到静淑的嫩穴里开始有节奏地收缩, 他就加快了抽插的节奏,加重了抽插的力度,可以说次次将嫩穴肉翻出来,又深 深地插入,就听见噗嗤、噼啪地音乐声响起,噗嗤声是鸡吧与嫩逼抽插中淫液产 生的,噼啪声是卵蛋与小屁股碰撞产生的。突然间,舅舅浑身一僵,死死地顶住 静淑的逼心,开始有律动地射击,静淑在那又有力有滚烫的淫液的射击下,浑身 一激灵,由僵硬变得瘫软,同时逼心也喷出高潮后的淫水,仿佛与舅舅对射一般。 同时,静贤摸着舅舅卵蛋的手,感觉到舅舅的蛋子向上收缩,变的紧绷,也感觉 到舅舅的鸡吧更是硬如铁一样。

舅舅逐渐萎缩的鸡吧从静淑逼里滑了出来,同时伴随着许多阴水也流出逼口, 舅舅从静淑身上翻下来,躺在旁边。静贤刚才就看得心动了,这时就骑在舅舅身 上,用舅舅那滑溜、松软的鸡吧,磨蹭她那光滑的小逼,时不时将舅舅鸡吧的龟 头往逼里塞一下,舅舅感觉到自己的鸡吧在那温暖、细润的小手里很舒服,同时 感觉龟头有时就进入一个狭小、温暖的小洞,舅舅边歇息、边享受静贤的玩弄, 不知不觉中,鸡吧慢慢地恢复了活力,但是还没有完全勃起。

在没有完全勃起的情况下,舅舅感觉到自己的鸡吧进入了一个非常舒服的地 方。静贤自己动手,觉得可以适应这样的粗度与硬度,就将那半软不硬的鸡吧塞 到自己逼里了。当静贤将鸡吧塞进自己逼里后,她就前后地磨蹭着,同时淘气地 一手一个地捻着舅舅的乳头,她是无心地,但是却在做着能够激起男性欲望的动 作,只感觉到舅舅浑身一紧,他的欲望被激起了,静贤感觉到在自己逼里的鸡吧 不断地变粗变长,一会就硬极了。由于舅舅的鸡吧是在她逼里慢慢地变大变硬地, 因此她虽然觉得有些胀,但是还是可以承受的,同时不自觉地伏下身子,爬在舅 舅身上,体会舅舅鸡吧在自己身体里的感受。可是舅舅被激发起来,就不满足这 样只是被包裹的感觉,他要发泄,他要冲击。这时舅舅就开始向上挺动屁股,每 挺一次,鸡吧就更硬、更粗、更长一点,舅舅用双手,搂住静贤的腰,开始大幅 度地挺动,这样挺动了数十下,舅舅就搂着静贤的腰,借着挺动落下时,腰部一 用力,坐了起来。亲着静贤的小嘴,扶着静贤的腰身,上下举压着静贤的身体, 向上举时,就将鸡吧后缩,向下压时就猛地一挺。静贤在她自己飞蛾扑火的举动 下,惹起舅舅的兽欲,她现在感觉到舅舅每一挺,好象鸡吧都要从嗓子眼出来一 样,不过她的小逼已经适应了舅舅的粗硬鸡吧。她现在浑身发软,如果不是舅舅 的双手扶着的她的身体,她早就瘫软了。不过现在也好不到那里去,嘴里流着唾 沫,两眼朦胧,头无力地耷拉着。舅舅这种姿势干了一阵,觉得自己快要达到了, 就向前一匐身,让静贤躺在炕上,他盘腿坐在炕上,双脚连同小腿放在静贤屁股 底下,鸡吧还停留在静贤的小逼中,这种姿势,大鸡吧挑着小逼,下面鸡吧根快 挨着皮眼了,上面小逼被挑的与鸡吧有一缝隙,清楚地看见逼里那粉红、细嫩的 逼管肉。舅舅双手箍着静贤的腰,开始大幅度地抽插,每一抽,就将静贤向前一 推,等到龟头要出来时,再猛地一插,同时将静贤身体向后一拉。静贤已经被操 迷糊了,嘴里哼哼唧唧不知道再说什么。这时,舅舅将小腿从屁股下抽出来,爬 在静贤那娇小的身上,用支撑着自己的重量,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了,次次都直 顶花心。房间里发出啪叽、啪叽,哼哼唧唧的响声。舅舅在抽插了一阵后,突然 使劲一顶,恨不得将蛋子也插进去,就保持这个姿势,开始喷发了。看着被操得 通红的小逼,舅舅怜惜地抚摩着结合处,同时体会着射精后的余韵。

舅舅的鸡吧疲软后,被静贤紧小的美逼挤了出来,同时还挤出来许多淫液。 舅舅翻身下来,躺在姐妹俩中间,三个人由于体力消耗过大,在不知不觉中睡着 了。再说姐妹俩的伯、叔二人,此时正赶往姐妹俩的住处,本来昨天说好的,今 天伯、叔二人要帮姐妹俩锄地,可是到了地里,却发现姐妹俩还没有来,二人担 心姐妹俩,怕出什么意外,就一起返回。来到院外,发现院门还没有打开,就更 加增加了他们的担心。二人就从墙头的凹处翻墙来到院中,听到屋里静悄悄的, 就开门进入内屋,当两人进屋后,但是被炕上那淫糜的景象惊呆了。炕上三人, 他们都认识,俩姐妹和她们的舅舅,不过此时都浑身赤裸,舅舅在中间,姐妹俩 一边一个,并且他们的胳膊、腿乱七八糟地交织着。俩姐妹无毛的小逼缝里还往 外流着黏液,舅舅的鸡吧耷拉在两腿间。看到这种景象,伯、叔二人都懵了,你 看看我,我看看你,再同时看看炕上。但他们自己感觉到,自己腿间的家伙在慢 慢地变大。

两人不约而同地又对视了一眼,又很默契地互相点了点头。同时伸出一只手, 在舅舅的胳膊上拍了一下,舅舅被惊醒了,睁眼一看,是俩姐妹的伯、叔,同时 发现俩姐妹和自己还都赤裸着身子,他不自觉地用手捂在鸡吧上,脸上露出惊恐、 尴尬的笑容,嘴里发出:「这……这……」,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伯、叔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因为当他们看到这淫糜的一幕时,那好久埋藏在 心里的邪恶的欲望被彻底激发出来,他们早就想对侄女下手,但没有下手的原因 一是天一黑就和各自的老婆上炕,等做完了就精疲力尽睡着了;二是怕被村里人 发现,因为这里比较封建,对男女通奸都不能宽恕,何况这种乱伦的事情?这也 是舅舅被发现后尴尬、无地自容的原因。还是伯伯先打破了僵局(他在村里,奸 淫了许多妇女,在夏天锄地时,他还奸淫过去地里拔草的小女孩,只是女的不声 张,从而别人都不知晓),他说:「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对谁都不好,尤其是 对俩女蛙不好,我们大家都是亲戚,也都是长辈,要是被外人知道了,我们就无 法在村里生活了,因此,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舅舅听后,特别感动,一 边穿衣服,同时给俩姐妹盖了一床单,一边就将自己妹妹为何自杀的原因讲了出 来。并且说自己今天来了以后,才知道姐妹俩昨天晚上被小羊倌又操了一次。

舅舅觉得呆在这里心里别扭,在穿好衣服后,就急忙告别了伯、叔,回家去 了。其实伯、叔之所以将舅舅叫醒,就是让他觉得有失颜面,然后赶回家,这样 对于伯、叔才有机会,总不能当着舅舅的面奸淫自己的侄女吧。这时已经接近中 午,伯、叔看了看炕上的侄女们,互相满意而会心地对望了一眼。伯伯告诉叔叔, 先回他家吃饭,等回来再享受两个侄女。

一是想让她们休息一会,二是也给她俩带点吃的回来,三是他们自己也补充 点能量,等一会才能更尽情的奸淫俩姐妹。伯伯先走出院门,让叔叔从里面闩好 门,然后爬墙出来,两个人来到伯伯家,今天正好伯伯他老婆回娘家了,孩子住 校,因此家里没有其他人,将老婆临走前做好的饭菜热了一下,伯伯取出珍藏的 自己泡制的鹿鞭与虎骨酒,两个人就吃喝起来,边吃喝边谈论着侄女的事情,由 于这酒的壮阳作用很明显,何况又谈论两个可人侄女的风流事,不知不觉中,裆 间就支起了帐篷。

这时两人也没有心事喝酒了,就盛些饭菜,去侄女家了。这时两人脸都红扑 扑的,腿间帐篷鼓鼓的,反正现在是午休时间,街上根本没有人。等到了侄女家, 为了节约时间,也顾不得一人先进去开门,两个人都从墙头上跳进院里,等进屋 后,发现两侄女还在睡觉,伯伯将侄女们身上的床单掀开,两具洁白、美丽、赤 裸的身体展现在面前。伯、叔两人快速地脱光衣服,分别上炕,伯伯来到静淑旁 边,叔叔来到静贤旁边,伯、叔两人都坐在炕上,分别将她们面对面抱起来,分 开她们的双腿,将那挺直的大鸡吧对准小逼,慢慢地将她们往下放,由于在不到 一天的时间,姐妹俩就让小羊倌和舅舅尽情地操了几次,虽然小逼略微有些红肿, 但是里面的淫液起到润滑作用,一会姐妹两的小逼就将伯叔的大鸡吧套住了,伯 叔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同时她们也被弄醒了,开始还以为是舅舅在操她们,睁 开眼睛,看到是伯叔,都以为是在梦中。不过那插在逼里的肉棒的真实感告诉她 们不是在梦里,而是伯叔真的插在自己的小逼里。

伯叔看到她们醒了,由于喝了酒,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只是说:「你们醒 了?吃点东西吧。」姐妹两也已经很饿了,点头同意,伯叔就让她俩,用手搂着 自己的腰,开始用勺喂着和自己结合着的侄女,并且侄女每咽一口饭菜,小逼就 夹他们鸡吧一下,他们就乘机挺动一次,等两女孩吃完后,他们就开始亲吻与自 己结合的侄女,同时不停地挺动。

(在这里说明一下,伯、叔两人的鸡吧很特别,叔叔的鸡吧是分杈的,也就 是各位狼友看见过的双枪手,伯伯的鸡吧是和狗鸡吧差不多,两头细,中间粗。)

这时,两女孩才开始注意到插在自己逼里的鸡吧很特别,静淑发现,伯伯的 鸡吧在插入时,自己很胀,当扑叽一声进入后,感觉到逼口的鸡吧根又很细,每 插入一次,就象狗鸡吧一样锁在里面,往外拔时,很费劲,也感觉到逼口撑得慌。 那边静贤,感觉到一根鸡吧插在逼里,还感觉到有一鸡吧随着抽插,在皮眼处磨 蹭,增加了舒服的快感。

等伯叔要换姿势时,将鸡吧拔出来,姐妹俩才发现伯、叔鸡吧的不同之处, 伯伯的鸡吧象大型的麦粒一样,叔叔则有两根鸡吧,看到俩侄女那打量他们鸡吧 的好奇的神情,伯伯突然想到一种新奇的玩法,他自己躺在炕上,叉开双腿,先 让静淑爬在他身上,也叉开双腿,将大鸡吧插入静淑的逼里,然后让静贤叉开双 腿爬在静淑身上,而叔叔则在他们六条腿中间,放了一个枕头,跪在枕头上,扶 着那两根鸡吧,将一根抵在静淑的皮眼上,另一根抵在静贤的逼眼上,先慢慢地 插进去一点,然后屁股猛地一挺,随着「哎吆」、「扑叽」的声音,「哎吆」声 是静淑皮眼被插时感觉有些疼痛的叫喊声,「扑叽」声则是鸡吧进入皮眼和小逼 发出的。两根鸡吧分别插入静淑的皮眼和静贤的小逼中。伯伯用手搂住上面的静 贤,免得她掉下来,叔叔则搂着静淑的胯部,开始有节奏地抽插起来。伯伯则随 着叔叔抽插的节奏,挺动着屁股。(啊,壮丽的性交的图画呀,我想没有几个男 人想象这样的画面鸡吧不硬的,或许有不硬的,那肯定也不举吧,哈哈)。

这样玩了一会,就开始换位,静贤爬在伯伯身上,伯伯将鸡吧头插进去,然 后搂着静贤的腰,屁股一挺,啊,整根大鸡吧都进去了,伯伯的鸡吧最粗的地方 比她们的胳膊还粗,这下静贤可遭殃了,她的逼比静淑的小,那么粗的大家伙一 进去,就锁在里面了,开始是撑得疼,后来是胀得慌。再让静淑爬在静贤身上, 用刚才同样的姿势,叔叔从后面插了进来,不过这次插的是静淑的小逼,静贤的 屁眼。在插静贤屁眼时,静贤的疼痛比被小羊倌开苞时还疼。在叔叔不停地抽插, 静贤慢慢地适应了叔叔的鸡吧插屁眼,她现在感觉特别奇怪,伯伯的鸡吧在她逼 里动,叔叔下面的鸡吧在屁眼里动,在适应后她感觉比和小羊倌、舅舅做时兴奋。

由于伯伯和叔叔喝了壮阳酒,因此越战越勇,不一会,就将姐妹俩搞得浑身 发软,如泥一般。这时,伯伯提议让叔叔躺在炕上,让姐妹俩面对面抱着,骑在 叔叔身上,伯伯扶着叔叔的两根鸡吧,找准了姐妹俩的小逼,让她们往下坐,当 完全吃掉鸡吧时,伯伯在后面搂住姐妹俩,前后地摇动,叔叔在下面真是爽死了, 从来没有插过这么嫩的逼,而且是双枪同时插,他随着伯伯的摇动,不停地挺动 屁股,而且越挺越快,越挺越猛,只听他哼唧一声,全身变得僵硬,两只鸡吧在 姐妹不同的逼里射出了那滚烫的精液。

这时伯伯的鸡吧还硬翘翘的,看了一眼瘫软的三人,然后将姐妹从叔叔身上 抱起来,他站在炕上,用鸡吧找准姐妹俩的小比,一个一下地进行抽插,抽时略 一弯腰,等感觉找到一个小逼,就猛地一挺身子,伴随着扑叽(插时)、啵(拔 时),扑叽、啵的声音,他也要达到高潮了,让她们保持互相搂抱的姿势,将她 们侧身放在炕上,并在她们屁股处垫了一个枕头,由于姐妹俩互相搂抱,她们的 逼靠得很近,他就跪在后用手扶着鸡吧,一个一下开始快速地抽插,刚才站着时 因为看不见姐妹俩的逼眼,所以每次都是感觉插到逼里时才猛插,影响了抽插速 度。而现在,既能看到两个小嫩逼,又用手控制位置,因此开始快速地干了起来, 终于手不了了,将大鸡吧插到静淑的逼眼深处,射出了他那罪恶的淫液(由于觉 得自己的鸡吧太粗,才没有插姐妹俩的屁眼,等她们再长大点再插)。

伯、叔两人由于喝了药酒,体力恢复地也快,他们两一下午不知插了多少次, 反正姐妹俩逼眼、屁眼流出的白色液体就没有停过。等快到晚上时,大家都很劳 累了,叔叔就回家了,伯伯回家拿了些吃的,与姐妹俩吃过后,就搂抱在一起睡 觉了。

后来,姐妹俩就成了四个人的性伙伴,由于伯、叔经常去姐妹俩的地里帮助 干活,有时乘附近没有人时,就在玉米地干上一炮,姐妹俩在四个人的浇灌下, 越来越女人味,乳房也开始变大了,屁股也丰满了,连小逼都比以前鼓了。

到后来,四个人都知道了彼此的情况,有时碰到时,就一起玩,小羊倌说通 了伯、叔,就象倒插门一样住进了姐妹家,帮着姐妹俩干农活,晚上则尽情地享 受姐妹俩那迷人的臀体,每次四人碰到一起时,伯伯就从家里拿些药酒,四人喝 了后就开始奸淫姐妹俩,一年后,姐妹俩先后生了孩子,静淑生了个男孩,叫群 生,静贤生了个女孩,叫群茵(淫),至于谁是爹,没有人知道。

再后来,他们奸淫完俩姐妹的同时,教小群生操小群茵,看着没有毛的小鸡 吧操没有毛的小逼,四个人更是谁性起谁就操俩姐妹。

【完】